“操縱匯率”指責是潑臟水(鐘聲)

——美國一些人的不實之詞荒謬在哪裡⑧

2019年08月24日10: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操縱匯率”指責是潑臟水(鐘聲)

美方給中國扣上“匯率操縱國”帽子,遭到國際輿論一片譴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日發布權威報告,重申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基本相符,直接打臉美方的荒謬言行。

七國集團不表示支持美方對中國的“匯率操縱”指控,受到國際輿論關注。根據七國集團達成的協議,各成員國必須經互相協商才能採取重大的貨幣舉措。可以說,美方這次貿然採取的單方面行動,得不到國際社會支持,連其盟友都不認可。美國前財長、哈佛大學教授薩默斯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署名文章稱,中國並沒有通過干預外匯市場壓低人民幣匯率擴大出口、抑制進口,指控中國“操縱匯率”沒有可信依據。

客觀存在的大量可信依據支持了對美方的反駁。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機制上人民幣匯率由市場供求決定,不存在“匯率操縱”的問題。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強,匯率在宏觀經濟穩定和國際收支平衡中凸顯“穩定器”作用。國際清算銀行公布的數據表明,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7%,是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在全球范圍內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中國堅持市場決定的匯率制度,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即便是面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嚴峻挑戰,中國也沒有通過人民幣貶值謀取額外貿易優勢。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為熨平市場波動,促進世界經濟復蘇,作出了舉世公認的貢獻。

“經濟政治化”“匯率武器化”,美國一些人的玩法,簡直就是世界經濟新的風險源。事實上,美國的“帽子工廠”也並非隻為中國“定制”,除了中國,他們還加班加點想給多個國家和地區送上“匯率操縱國”的帽子,對此,國際社會早已見怪不怪。就連美國媒體也評論說:“對於匯率操縱國,美國財政部自己提出了3條標准,並規定須同時滿足這3個條件才可認定﹔而公開的數據顯示,中國有兩項明顯不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部前負責人普拉薩德坦言,美國政府正以“武斷和明顯報復性的方式”使用“匯率操縱國”這一名稱。

美國經濟學家巴裡·埃森格林在其著作《囂張的特權》中以大量事實表明,美國在國際貨幣問題談判中,考慮最多的並非全球經濟利益的最大化,而是美國的政治利益。事實上,誰才是真正的操縱匯率者,世人早有公論。從“華盛頓協議”到“牙買加協議”,從“廣場協議”到“盧浮宮協議”,究竟是誰在以美元霸權要挾干預其他國家匯率?究竟是誰在破壞金融市場規則攫取利益?究竟是誰在以霸權條約轉嫁危機?結論不言自明。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歐元之父”蒙代爾早前就反復告誡:“人民幣升值並不是解決貿易順差問題的靈丹妙藥”“美國如果將中國列為所謂‘匯率操縱國’,可能招致很嚴重的后果”。

中國經濟有充足的韌性、潛力和回旋余地,中國也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可能的情況。中美經貿摩擦發生以來,中國一直堅持不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為維護國際金融市場穩定作出了巨大貢獻。即使在美國將中國列為所謂的“匯率操縱國”后,中國也反復對外宣告,不會改變外匯管理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中國的金融改革仍將持續深化,金融開放仍將持續擴大。

潑臟水,搞訛詐,既非正道,也難奏效。在國際交往和經貿合作中,指望靠霸凌手段和強權政治吃獨食、撈油水,是一種可笑的誤判。損人害己,結果必然是眾叛親離。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