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連中國]聚焦各地夜經濟:下班后錢往哪裡花?

人民網聯合報道組

2019年08月13日10:20  來源:人民網
 

“老板,再來一份小龍蝦!”

“得嘞!”

臨近零點的深夜,是北京簋街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記者剛一走出地鐵站,就被街邊麻辣鮮香的氣味兒撞了個滿懷﹔街面上,標志性的紅燈籠點綴著夜色,幾乎每個館子門前都坐滿了等待的食客。

如今,夜生活已漸漸成為每個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據商務部一份關於城市居民消費習慣調查報告顯示,有60%的消費發生在夜間,大型商場每天晚上18到22時的銷售額佔比超過全天的50%。夜經濟儼然已成為拉動城市消費的新增長點。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已有北京、天津、上海、濟南等地出台相關政策舉措,激發夜間經濟新動能。那麼,各地的夜經濟中,都有什麼業態?蘊含著哪些特色?當地百姓的接受度又如何?帶著這些問題,人民網記者走訪多地進行了解。

告別“冬眠”,北方涌現更多“不夜城”

夜晚的石家庄勒泰中心庄裡街人頭攢動(石家庄市商務局供圖)

“石家庄的變化太大了。”自2000年來石家庄上大學后就一直定居於此的陳慶雷,親眼見証了這座城市夜生活的變化。“剛來的時候,一到晚上,除了幾條大路上有路燈,其他地方都黑乎乎的,跟郊區沒啥區別。現在你再看,晚上燈火輝煌,有大城市的樣子了。”談起如今石家庄的夜,陳慶雷的語氣透著驕傲。

改變源於2010年石家庄啟動的夜經濟建設。經過幾年的發展,石家庄已形成23條經營相對規范、風格不同的商業街區,夜間活動也更加豐富了。用90后石家庄姑娘張楠的話說,她每天生活最美好的時刻,就是夜晚和朋友一起逛逛街,吃點小吃,看看電影。

“晚上九點剛過,路邊商鋪就紛紛打烊,公交也早早迎來末班車”曾經是不少北方城市夜晚的真實寫照。今年一份商業機構的“夜經濟”報告顯示,在全國夜間消費最活躍的10個城市中,南方城市佔據9席,北方城市僅有北京上榜。不過,和石家庄類似,諸多北方城市已在慢慢補回“夜經濟”這一課。

長春桂林路商圈已成為“網紅”小吃“打卡地”(李洋 攝)

晚上七點,長春桂林路商圈人流密集,爆肚、烤串、奶茶等小吃檔口前排起了長隊。與白天的冷清相比,夜晚的桂林路顯得“年輕”了。如今,長春的夜晚已不再是單一的“擼串”喝啤酒,邊逛街邊吃點“網紅”小吃,成為更多年輕人的選擇。

北京華熙LIVE特色商街(海澱區委宣傳部供圖)

美食並不是“夜生活”的全部。晚上九點多,北京華熙LIVE特色商街音樂餐吧的駐唱歌手撥動著手中的吉他,為“深夜食堂”的食客們添了一道視聽“大菜”。在HI-PARK籃球公園,室外夜賽正打得火熱。酷愛籃球的俊海每周五晚上都要約上兄弟們到籃球公園來組局打全場。“多晚都有人打球,基本上打到這兒關燈才走。”他說,“我在這兒結交了許多好兄弟,我們建了自己的微信群,除了籃球,私底下也成為很好的朋友。”

除了各式商圈,24小時便利店也成為人們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家小區門前的便利店,半夜都能買到熱乎乎的包子、玉米、關東煮,對經常上夜班的人來說,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家住太原和平北路的趙女士在醫院工作,凌晨下夜班是常態。過去回家餓了隻能自己煮碗挂面、蒸個蛋羹,現在,她隨時隨地都能在便利店裡買到自己喜歡的吃食。

夜市升級換代,多地主打“文旅特色牌”

在部分北方城市努力培育夜經濟的同時,重慶、長沙、武漢等夜經濟發展較早的城市,正升級換代,將“文化范兒”整合進夜經濟中。

重慶江北區九街,夜市悄然啟幕(鄒樂 攝)

趁著周末,家住重慶九龍坡區的汪雪嵐特意與朋友一起約到九街,在花園夜市中逛一逛。在她看來,近幾年重慶夜經濟業態的變化十分明顯,“以前都是餐飲、娛樂為主,其實久了也會有點膩,覺得不如在家裡休息一下,但現在不一樣了。”汪雪嵐說,現在能玩、能參與的夜間項目越來越多,比如九街最近十分火爆的“街頭沉浸式話劇”,上次自己路過時,還特別幸運地成為了其中一個角色,不經意間就從“路人”變成了“劇中人”。

熱鬧的長沙火宮殿(林洛頫 攝)

“知道嗎?今晚梅溪湖大劇院有閆真教授談《滄浪之水》!”中南大學本科生謝宗霖興奮地通過電話與朋友交談著。作為全國知名的娛樂之都,霓虹璀璨、燈紅酒綠的夜生活是長沙最響亮的招牌,曾有“不去歌廳,等於沒到過長沙”的說法。如今,長沙的夜經濟不斷演變出新,展示出多元化的文化特色。

高端藝術產業在長沙逐漸興起。梅溪湖畔,芙蓉花開,劇院裡面演繹過《灰姑娘》音樂劇、《智取威虎山》戲劇,也舉辦過大型交響樂演出,長沙市民在此感受到了不同於以往“草根”文化帶來的氣息。

夜晚的24小時書店,仍有不少讀者在看書(金雨蒙 攝)

24小時不打烊書店則為夜色添了幾分靜謐。在位於武漢漢口的卓爾書店,記者看到,雖已至深夜,卻仍有不少年輕人在看書。據了解,該書店從2014年起便開展了24小時不打烊業務。店長王寧說,做24小時書店不為贏利,而是一種文化信仰的堅守。2015年起,卓爾書店每年還舉辦武漢詩歌節,邀請百余位中外詩人出席,令江城的夜色詩意璀璨。

在為夜經濟打造的眾多文旅項目中,“本土特色”也成為許多城市的靚麗名片。

西安大唐不夜城(西安曲江新區文化局資料圖)

晚上八點多,以盛唐文化為背景的西安大唐不夜城,華燈照亮了天空,此時的街道人流如織,來自各地的游客享受著休閑和愜意的時光。記者見到江西游客劉淼時,她正在興致勃勃地拍攝抖音小視頻。她告訴記者,“刷抖音時經常能刷到這裡,燈火通明、流光溢彩,美得沒話說。正好最近有空,我也來拍一段抖音視頻,嘗嘗當‘網紅’的滋味。”

新疆國際大巴扎夜景(那衣 攝)

晚上十點左右,新疆國際大巴扎逐漸熱鬧起來。作為新疆重要的文化旅游地標建筑,大巴扎集中體現了濃郁的西域民族特色和地域文化。路邊的樂器店老板正在即興演奏各種樂器,自彈自唱不斷吸引著路過的游客﹔不遠處,步行街的舞台上正在進行街舞表演,圍觀的群眾將舞台圍得水泄不通,激情四射、青春動感的舞蹈表演引發觀眾陣陣歡呼。來自江蘇的游客吳振說:“第一次到烏魯木齊,感覺這座城市真是太有活力了,地方特色非常濃郁,在江蘇夜市我都沒怎麼看到過這些。”

“夜經濟有其自身的獨特內涵。就像外灘表現出的夜上海十裡洋場的濃郁氛圍,王府井蘊含著皇城根下的京文化,錦裡夜市骨子裡透出的巴蜀休閑味道,這些都是在白天不能完全展現的。”山西省社科院的專家一語道破玄機。

重慶市觀音橋街道副主任鄭祖全說,“我們應該給予夜市乃至夜經濟更多的文化內涵,讓其具有長久的生命力,且歷久彌新。”

想要“擁抱”夜經濟,配套設施還得跟上

發展勢頭正勁的夜經濟,無疑將對各地消費起到“再升級”的作用,但記者調查發現,相較於消費者的旺盛需求,各地的夜經濟發展還存在配套設施不足等短板。

“銀川大部分公交都會在晚上九點前停止運營,對於年輕人來說,這個點夜生活才剛剛開始,每次我吃完飯都得打車回家,有時去一些偏的地方吃飯甚至連車都打不上,隻能選擇黑車。”銀川市民段磊向記者吐槽,公共交通夜間運營的缺位,無形中會增加夜間消費的成本,還會帶來安全隱患。

在採訪中,許多人都表示有和段磊一樣的經歷,“夜經濟商圈周圍交通設施是否完善”“深夜出行是否安全”也成為各地市民關注的焦點。據中國旅游研究院的調查顯示,限制游客夜間體驗的因素中,受訪者擔心安全問題佔比49.4%,夜間交通不便佔比25.8%。

北京夜間公交(董兆瑞 攝)

群眾有所需,政府有所為。針對夜間公共交通等問題,各地有關部門也推出了相關服務舉措。為保障市民夜間出行,自7月19日起,北京地鐵1號線、2號線每周五、周六實行常態化延時,各站末班車通過時間均在0:30分以后﹔途徑“夜京城”地標、商圈的25條常規夜班公交線路增發班次﹔同時,上線13處電子圍欄鼓勵網約車在重點夜商圈運送乘客。

上海在軌道交通延時調整的基礎上,還推出“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引導季節性夜市規范有序發展、傾聽百姓反饋,更全面地發展商業街區的夜間經濟。

長沙坡子街夜晚人流如織(林洛頫 攝)

黃興路步行街和五一廣場是長沙人流量、車流量最密集的地方之一,為保障夜間行人安全,當地有關部門對道路進行了優化,長沙市天心區宣傳部負責人介紹說,“我們在有的地方畫出對角斑馬線,人們可以直接交叉穿行,節省時間。”

重慶則將美化夜市街景設置的公共照明和裝飾照明設施全部接入了城市路網。在“不夜九街”街區,不僅設置了專門的執勤點,讓相關人員進行安全巡邏和交通巡邏,還特設了“醒酒室”,供醉酒的人在內休息,以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

天津市和平區五大道夜市(崔新耀 攝)

為保障夜市項目的冬季運營,天津市商務局還推動重點街區擴大室內經營面積,增加供暖和遮風避雪設施,並鼓勵夜市建立滑冰場、室內冰雪主題樂園等運動場所。

專家建言:夜經濟不是白天消費的順延,要細分需求

“大部分夜間消費需求與白天不一樣,如果僅把白天的商品結構、服務業態、市場布局原封不動順延到晚上,消費者不一定‘買賬’,不同地段的商圈夜間需求也不一樣。” 上海市商業經濟學會會長齊曉齋建議,在開發夜間消費的時候,有必要對夜間消費需求進行細分。

業界有觀點認為,“網紅”夜游項目頻出,既折射出人們對夜經濟的剛需,也暴露出目前夜間消費項目還遠不能滿足大眾的需求。一直關注石家庄夜經濟發展的河北經貿大學教授董葆茗坦言,“我們的夜經濟,該有的點兒有了,該有的業態有了,但離滿意還有一定的差距。比方說,聽相聲、看話劇、看演出、聽音樂會,石家庄也有,晚上也能去。但從質量上來說,高水平的節目還是欠缺。”

陝西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屈曉東則提出,發展夜間經濟還要創新亮點,在“夜間經濟”中引入“智慧”元素,將信息化手段融入夜間經濟的發展之中,帶來夜間經濟的消費聯動。

“夜間經濟繁榮以后,會給城市交通、環境、安全等帶來管理壓力和責任,如果城市管理延續過去的思維和模式,就難以滿足夜間經濟發展的需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認為,還要加快對城市現有管理體系梳理和調整,既要規劃好夜間經濟的空間布局,也要理順城市公共服務體系運行機制,為夜間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環境。(於新怡、董兆瑞、孫一凡、祝龍超、李夢文、馬俊華、李洋、龔莎、金雨蒙、林洛頫、黃軍、張偉、閻夢婕、那依,實習生楊甲科、辛天、歐陽伊萱、張雅榕、孟志忠)

(責編:韓婷、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