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連中國]致敬高溫下的勞動者:陽光很烈,你們很美

人民網聯合報道組

2019年07月18日17:31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網連中國]致敬高溫下的勞動者:陽光很烈,你們很美

7月以來,多地開啟高溫“炙烤”模式。在這樣炎熱的天氣裡,有那麼一群人,他們頭頂驕陽、不懼酷暑,依舊默默堅守在崗位上,用奉獻和汗水詮釋著奮斗的意義。今天我們將鏡頭聚焦在這些高溫下的勞動者身上,一起,向他們致敬!

焊接工:40多度的管道內 每干10分鐘就得透透氣

王彬正在焊接支吊架。王秀芳 攝

“衣服一會兒就濕透了,每干10分鐘必須要出來透透氣,不然受不了。”中建四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焊接工王彬告訴記者,十幾年的焊接生涯讓他接觸到各種各樣的工作環境,然而最讓他印象深刻的還是焊接高爐管道。“管道內的溫度隨著焊接時間不斷升高,最高可達到40多度。管道內又不通風,工作時還要穿厚厚的工作服,那個環境一般人真受不了。”談起過往在管道內的焊接經歷,王彬記憶猶新。

提及高溫補貼政策,王彬表示單位每年都發,“補貼資金打在工資卡裡,防暑降溫的物品直接發在我們手裡。”王彬單位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公司規定每年7至9月發放高溫補貼,每人每月150元,其余的香皂、毛巾、解暑飲品等會隨機發放,“這個是必須的,他們在高溫下辛苦勞作,我們的保障措施一定得到位。”

快遞小哥:每天收100多件包裹 最難熬的是三伏天

圖為工作中的黃秀兵。汪瑞華 攝

今年剛30出頭的黃秀兵,在安徽合肥從事快遞行業已經5年時間,自從當了快遞小哥,他已經習慣了早出晚歸,也習慣了夏季的高溫酷暑。

“每天6點准時起床,簡單洗漱后就要趕到中心站,然后分揀、裝車、派送,一般要忙到晚上七八點才能下班。”炎炎夏日,選擇網購的人越來越多。對黃秀兵來說,僅他負責的合肥政務新區平安大廈片區,一天的收發包裹量最高可達100多件。

“最難熬的是三伏天,尤其當室外溫度超過35攝氏度以上的時候,身上的工作服就沒干過。”黃秀兵告訴記者,汗流浹背是他工作時的常態。

在黃秀兵看來,快遞行業講究的就是一個“快”字,不僅要求速度快,還要效率高,不管室外溫度有多高,都必須把包裹如期送完。

高空“蜘蛛人”:每天8小時 每塊玻璃都似“烤盤”

賴師傅高空作業中。李韻怡 攝

中午12點,賴師傅正在大廈8樓的窗外清理樓上的碎玻璃。“這棟大樓的玻璃有裂紋了,物業通知我們來換,以免玻璃脫落傷及行人。”

今年是賴師傅從事“蜘蛛人”工作的第16個年頭,每天從數百米高空沿著牆體順延而下,是他的日常。“一開始也害怕,但干了這麼多年了,也就習慣了。”

“衣服擰出汗,鞋能倒出水。”這對“蜘蛛人”來說,一點都不夸張。“我們每天工作8小時,高空中的悶熱讓人感覺仿佛置身蒸籠之中。”賴師傅告訴記者,空中的每塊玻璃都熱得像“烤盤”一樣,前些天他在珠江新城清洗40層高樓的玻璃時,天氣驟變,來不及返回室內的他,被大雨澆了個透。賴師傅調侃道,“晴天的時候太熱,這麼一澆還挺涼快的。”

高速筑路工:腳下50多度 隔著鞋底兒都能感覺到燙

汗水濕透衣背的中建路橋集團遷曹高速公路四合同鋼筋工。王紹旭 攝

連日來,河北高溫天氣持續不退,部分地區氣溫高達39攝氏度。盡管高溫肆虐,但遷曹高速公路施工現場上的建設者們仍繁忙如常。

“攤鋪瀝青要保証瀝青溫度穩定在150攝氏度以上,高溫時段恰恰是施工的黃金時期。”中建路橋集團遷曹高速公路四合同項目經理安江波說,對於路橋施工工人來說,冒著高溫酷暑施工,其實是別無選擇。

“前段時間我們施工的地表溫度有50多度,走在上面,隔著鞋底兒都能感覺到燙。”安江波今年37歲,從事路橋工作已經十五年了。“每到6至9月,我們集團公司都會實施防暑降溫補貼制度。”據他介紹,該集團公司防暑降溫補貼的基本標准是每人每月800元。“像我們所在的高溫地區,還會根據氣溫情況適當延長發放1至2個月。”

車站加水員:每天往返鐵軌間10萬步 給120對列車加水

陳全明正在給列車加水。鄭窈 攝

下午2點,35攝氏度。在福州火車站鐵軌間的石板路上,三個穿著橙色工作服的人拖著熱得燙手的膠皮管子,快速接上列車收水口,抽管、注水、拔管,動作快速而熟練地為列車車廂加滿水。

“列車上的所有用水都要在站台停靠時加,我們每天要給120對左右的列車加水,光作業時走的步數就能到10萬步。”福州火車站加水領班陳全明說,列車加水全程戶外作業,環境溫度基本比室外溫度還要高四五度。“動車的空調出風口正好和車站的加水點是正對著的,吹得人喘不過氣來,最怕遇到兩列車同時停靠,夾在兩列車的熱風中間,甚至有缺氧的感覺。”

完成作業后,陳全明和另外兩名加水員在休息室的椅背上靠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然而下一次加水的時間又快到了……

鐵路工人:烈日下號子喊百遍 作業對象按噸算

工人們將鋼軌撥動到預定位置。馬從焜 攝

“注意腳下安全,撬棍抓好,一二!一二!”連日來,廣西欽州港東站平均氣溫36攝氏度,鋼軌溫度更是高達51攝氏度。欽州工務段整修車間線路班工長梁干祝,在熱浪滾滾的站場上,帶領30名工人鋪設欽州鐵路集裝箱中心站一期工程港區的作業線,這樣的號子每天都要喊上百遍。

“一根鋼軌長25米,重1500公斤,隊伍每天要撥動36根鋼軌到鋪好的軌枕上,一個人需要撥動6次。一天下來,我們隊伍要撬起54噸鋼軌,撥動6480次,才能保証按預期時間完成線路的鋪設。”在路肩上,整修車間副主任何錫延被晒得滿臉通紅,豆大的汗珠不停地順著他的臉頰往下淌,身上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緊緊地貼在身上。“這裡臨近海邊,光照強烈,隻要動幾下就是一身的汗,一瓶4升的水一上午都不夠喝。”

車間檢修工:在“烤箱”內一蹲就是2個多小時

佳木斯機務段檢修人員對機車進行安檢。王釗 攝

“小暑、大暑,上蒸下煮。”臨近大暑,佳木斯這個極寒地區也迎來了一年中最炎熱的季節。

“內燃機車的外表最高溫度能達到263攝氏度,再加上烈日的暴晒,機車內就像一個‘烤箱’。”佳木斯機務段檢修車間的柴油機班組長聶啟超說,“我們需要在每一台入庫機車上待近2個小時,完成近百項檢查,如果發現故障,進行處理還需要更長的時間。”

即使是在超高溫的工作環境,他們也必須要穿著防護服,長衣長褲、帽子手套,全副武裝地對柴油機進行檢查。不到10分鐘,汗水便從安全帽裡往下淌。由於工人們的手上沾滿了柴油機上的油污,一擦汗就會在身上留下黑乎乎的印子。

“嗚……”隨著一聲長長的鳴笛,檢修完畢的機車開出庫,而聶啟超和他的同伴們又移動到下一台車,開始檢修工作。

接觸網技工:為防中暑每天要喝3瓶藿香正氣水

技術工人正在進行鐵路接觸網施工。范成濤 攝

7月,濟南貨運大北環鐵路施工現場地面溫度將近40攝氏度,鐵路鋼軌上的溫度達到53攝氏度。正在這裡進行作業的中鐵十四局電氣化公司技術工人,在離鐵路路基5米多的接觸網進行高空施工,他們調侃自己是“離太陽最近的人”。

“雖然工作比較累,但因為比別人站得高,我可是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風景。”剛剛從高空作業現場下來的技術工人古壹杰皮膚晒得黝黑,已經習慣高空作業的他十分樂觀地對記者說。

2016年7月正式開建的這條鐵路,計劃將於2019年年底開通。工人李長明說,到了夏季,每個月單位都有高溫補助,還規定每個人施工時必須帶霍香正氣水,“遇到高溫天氣,我每天要喝上3瓶藿香正氣水,預防中暑。”

變電站工人:“我一個人的熱可以換來多數人的涼”

萬新在35千伏草原變電站對隔離開關進行消缺處理。姚鵬 攝

7月,新疆多地迎來持續高溫天氣,部分地區氣溫超過40攝氏度。

“因為我要在塔上進行檢查工作,陽光直射在眼睛上,所以隻能瞇著眼干活。”在新疆35千伏草原變電站,昌吉市供電公司的員工李萬新剛剛完成對隔離開關的消缺處理。“這就是我的工作,涉及到本地區的用電是否暢通,所以烈日下也必須做好。我一個人的熱可以換來多數人的涼,想想也挺自豪的。”李萬新笑著說道。

與此同時,供電公司的員工夏波正在五彩灣北至220千伏石錢灘變新建線路139號至140號塔驗收導地線弧垂,臉上的汗水絲毫不影響他的專注。在塔上工作的馬浩然也在仔細地進行故障檢查,猛烈的陽光只是讓他皺了一下眉頭,完全沒有影響他的工作狀態。

測評員:白淨帥小伙被晒成了“古銅色”

李建男正在烈日下工作。施雲娟 攝

進入七月,雄安新區連續多天氣溫超過35℃。烈日炎炎,但雄安新區各建設施工現場的工作仍在有序進行。

今年29歲的李建男在新區征遷安置駐村工作組從事測評工作。“天再熱也沒法兒戴帽子,干不了活,看儀器不方便。”記者在安新縣小王營村見到他時,烈日正當空,路邊地裡的玉米晒得葉子都卷了起來。李建男和搭檔尹國紅扛著設備跑來跑去。“他之前可白淨了,這一個月直接給晒成‘古銅色’了。”李建男的同事打趣說。

為了不給征遷安置工作拖后腿,測評小組每天早上7點30分入戶,一直要工作到晚上8點,最熱的時候也不休息。“太熱了,汗流個不停,衣服一直就是濕的。”為了不耽誤進度,測評組的成員們常常是穿著濕衣服工作一整天。

(曾帆、袁志廣、焦洋、汪瑞華、蒙西、鄭窈、胡洪林、楊德政、范成濤、陳育柱、彭遠賀、封榮權、馬從焜、王秀芳、李宇、韓婷、施雲娟,實習生李韻怡、張昉、孟志忠)

高溫津貼小貼士:

1.什麼是高溫津貼?誰能享受?

2012年6月,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衛生部、人社部、全國總工會等部門制定了《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規定了具體的高溫津貼制度。

《辦法》規定,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在35℃以上(包括35℃)高溫天氣從事室外露天作業以及不能採取有效措施將工作場所溫度降低到33℃以下(不包括33℃)的,應當向勞動者發放高溫津貼,並納入工資總額。

2.高溫津貼與防暑降溫費是一回事麼?

很多人易將防暑降溫費與高溫津貼混為一談,但嚴格意義上來說,防暑降溫費與高溫津貼並不等同。

高溫津貼是對勞動者在高溫環境下作業付出的超常勞動消耗的一種額外補償。支付高溫津貼是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防暑降溫費則屬於職工福利,是否支付以及支付的標准均由用人單位規定或約定。

3.單位不發高溫津貼怎麼辦?

高溫津貼屬於勞動報酬的組成部分,該發而不發屬於違法行為。面對拖欠、克扣高溫津貼的用人單位,勞動者可以向工會尋求幫助,或向社保、安監等相關部門進行舉報。

據梳理,北京、山西、山東、河南、廣東等多地都對拖欠、克扣高溫津貼的行為做出了相關的處罰規定。

如,北京規定,高溫津貼該發而不發屬違法行為,最高面臨1萬元罰款,未足額發放的,視為拖欠或克扣工資﹔山東提出,用人單位強迫勞動者在高溫天氣期間工作的,或者未按規定標准發放防暑降溫費的,由縣級以上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責令改正,逾期未改正的,處以2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附:各地高溫津貼補貼標准

(責編:許珠珠、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