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

“戈壁明珠”石河子書寫屯城戍邊新答卷

紅雪 馬亮 韓婷 那衣

2019年07月12日09:31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軍墾長歌譜新篇

石河子曾是兵團機關所在地,擁有新疆兵團軍墾博物館、軍墾第一連、艾青詩歌館等匯聚兵團精神的特色景區,是兵團軍墾文化、旅游中心,每年都吸引眾多游客。

82歲的老軍墾胡有才是軍墾第一連的“金牌講解員”。他曾任152團10連連長,10連連部就是現在軍墾第一連景區所在地,退休后他曾在景區當了17年義務講解員。他說:“我打快板講兵團歷史和軍墾故事,傳承兵團精神,游客很喜歡聽。”

胡有才是山東人,1956年他隨部隊到了石河子,住過地窩子,喝過澇壩水,而現在,他住在117平米、寬暢明亮的樓房裡。

胡有才隻要打起快板,兵團的歷史在他口中就如行雲流水一般。他不光自己當講解員,還培養了17位講解員徒弟,目前有兩個徒弟在軍墾第一連景區內工作,前幾年因為身體原因,他才真正退休。

胡有才是標准的時尚“文藝老人”,他用台式電腦寫作,平板電腦上網,用智能手機玩微信。

在《生活晚報》,胡有才開了專欄《胡連長講故事》,除了寫兵團故事,他還寫了很多描寫連隊生活的小詩。他說:“石河子是充滿革命浪漫主義、出詩人和詩歌的地方,還因詩歌聞名於世。”

當年,陶峙岳將軍看到火熱的開荒場景,寫下了“紅旗插遍莫索灣,大地茫茫一手翻”﹔陳毅元帥在石河子寫下了“戈壁驚開新世界,天山常涌大波濤”。詩人艾青1960年到石河子生活后,被火熱的城市建設畫面所感染,寫下了名篇《年輕的城》,把兵團精神浸入了詩句。

艾青為石河子所寫詩歌《年輕的城》。(圖片由兵團八師石河子市黨委宣傳部提供)

在石河子艾青詩歌館裡,《年輕的城》被人不斷誦讀,這首詩孕育了綠風詩會、《綠風》詩刊。1984年《綠風》詩刊在石河子創刊,是全國最早的詩刊之一。《綠風》匯聚培養了一大批詩人,為石河子匯聚了詩歌的力量。

《綠風》詩刊主編、詩人彭驚宇是軍墾第二代,他用詩歌守護著軍墾文化。他介紹:“去年,石河子成功舉辦了第三屆綠風詩會以及系列詩歌活動,還在明珠河畔修建了詩林。石河子有眾多詩歌協會、社團,寫詩讀詩在石河子已蔚然成風,形成了以兵團精神為內涵的新邊塞詩歌。”

2018年9月石河子第三屆綠風詩會詩歌朗誦會現場。(圖片由兵團八師石河子市黨委宣傳部提供)

2017年9月,石河子被中國詩歌學會授予“中國詩歌之城”稱號,是西北五省首個獲此殊榮的城市,為兵團城市發展增添了新氣象。

兵團精神展新顏

不管是農業、工業還是城市建設,兵團精神都貫穿石河子發展始終。

5月18日,石河子大學把課堂搬到了石河子軍墾第一連景區,該校140名參加新疆教師能力提升培訓的學員在景區裡上了社會實踐課,“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艱苦奮斗、開拓進取”的兵團精神讓學員接受了一次心靈洗禮。

兵團精神是支撐石河子不斷發展的動力,從墾荒創業到筑城立業再到屯城戍邊,石河子為兵團“探索特殊體制與市場機制相結合,推進兵團深化改革”提供了一個良好范例。

軍人選址、建城,石河子一出生就自帶紅色基因,有著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在兵團精神的引領下,創造出了新中國屯墾史上的諸多奇跡:北緯44°的瑪納斯河流域曾是棉花種植禁區,1951年春天,兵團第一個4台拖拉機編成的機耕組在石河子試犁,當年試種棉花成功,兩年后瑪納斯河流域棉花達到兩萬畝,獲得了畝產200公斤的大豐收,現在棉花已成為新疆農業的支柱。

石河子軍墾文化廣場“屯墾戍邊千秋偉業”雕塑。(圖片由兵團八師石河子市黨委宣傳部提供)

石河子工業在市場經濟考驗中曾陷入困境,一批老“八一”字號工廠倒閉轉產,石河子迅速調整經濟發展方式,以改革開放、“一帶一路”倡議為機遇,發展新型現代工業,同時推進城市化進程,發展壯大二三產業,目前以兵團精神為內涵的紅色軍墾旅游已初具規模。

2019年,石河子提出打造新疆北疆區域性中心城市的目標,打造軍墾文化中心,以“現代產業強師、科教文化名市、兵地融合典范、生態智慧家園、幸福平安石城”為發展定位。

石河子璀璨的夜景。(圖片由兵團八師石河子市黨委宣傳部提供)

作為兵團第一城,石河子一直走在時代前列。現在的石河子,已經不滿足於建綠洲、森林城市,而是正在向綠色智慧城市邁進。2015年,石河子成為國家智慧城市第三批試點城市。

兵團第八師石河子市黨委書記、第八師政委董沂峰表示:“今天綠色宜居的石河子,是幾代人奮斗了近70年的成果,是兵團精神抽枝散葉開花結出的果。新時代要繼續發揚這種精神,在建設生態和諧的現代化工業城市的同時,立足農業、工業和智慧生活,推進智慧城市建設,書寫屯城戍邊新答卷。”

鏈接: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新疆篇)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