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遙遠的地方,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

造就一支“不走的援疆隊”(教育視界)

本報記者 楊明方

2019年06月18日10:1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人民日報》 2012年2月17日 18版)

“到西部去、到基層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從2003年起,團中央、教育部、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共同組織實施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每年選拔一定數量的普通高校應屆畢業生到西部地區基層從事為期一至三年的志願服務。

西部計劃圍繞新疆、兵團的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發揮了重要作用。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在新疆基層開展志願服務、結束服務期的4267名志願者中,有1700余人因考錄公務員、特崗教師、事業單位等留疆就業﹔在兵團基層開展志願服務、結束服務期的2438名志願者中,有1099人留疆就業,其中968人扎根兵團,成為屯墾戍邊隊伍中的生力軍。

選擇西部,青春無悔抒豪情

河南小伙子王澤一臉書卷氣。如果不是他自我介紹,很難想象他已在地處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由王震將軍率三五九旅一手創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一師阿拉爾市工作了8年。

2003年春節剛過,當時還在河南南陽師范學院歷史系讀書的王澤到鄭州一家報社實習。非典肆虐的4月,當王澤回到學校做畢業論文時,傳來團中央、教育部等面向應屆畢業生招募“西部計劃志願者”的消息,他立即到院團委報了名。

父親聽說他要去新疆當志願者,堅決反對。也難怪,三個子女就他這一個兒子,一抬腿跑那麼遠,以后家裡的農活兒哪能指望他幫忙啊。姐姐很理解弟弟,嘆了口氣對王澤說:“到了新疆如果沒水喝,我給你郵礦泉水吧……”

告別家人,一路西行。2003年9月,王澤被分配到新疆兵團農一師阿拉爾中學支教。

在阿拉爾中學,王澤先后擔任高一、初三的歷史教學和小學的作文課輔導。在他的努力下,所教班級的歷史課成績在同年級中一路攀升,輔導的學生作文先后在不同報刊上發表。在教課之余,他還負責主編校刊,為校廣播站的廣播稿件把關。

默默無聲,埋頭苦干,王澤迎來了新的機遇,被調到農一師十三團宣傳科。由於當時科室同事大多不太熟悉電腦,他上學時獲得的國家計算機二級証書就派上了用場。他又自學攝影、攝像、非線性編輯制作,重新啟動停播半年的團場電視台。

為期一年的志願服務很快就期滿了。蘇寧電器等大公司人力資源部門來電咨詢他的意向,王澤權衡再三,放棄了這些公司的美意,也放棄了回內地工作的機會。2004年11月,王澤參加兵團公務員考試,以優異成績被錄用到阿拉爾市政府辦公室工作。

天道酬勤。王澤憑著積極進取和工作能力,先后被評為農一師優秀通訊員、農一師阿拉爾市優秀公務員、阿拉爾市“文明市民”、師市“精神文明積極分子”。2010年3月,28歲的王澤被任命為阿拉爾市委宣傳部副部長。

與第一批“吃螃蟹”的王澤不同,2008年畢業於山東聊城大學心理學專業的李前前說,她選擇當西部計劃志願者“與學校從大一開始就進行這方面的教育引導密不可分”。李前前告訴記者,她最初對新疆可以說是知之甚少,從不化妝的她甚至帶足了防止皮膚干裂的化妝品。一個同學怕她到新疆上不了網、看不了電視,還特意往她的行李箱塞了一台小收音機。

到了志願服務地新疆沙雅縣,看到大街上聯想、海爾、達芙妮的專賣店時,李前前忍不住笑了﹔當看到餐桌上端上來土豆、玉米、芹菜、地瓜等在內地常吃的食物時,她忍不住跟家鄉的同學發短信:原來該有的新疆都有啊!

有人說,能到西部做志願者的人身上一定存在著某種特質,李前前把這種特質歸結為“責任感”,正是這份責任感影響著李前前的每一次選擇。大學四年,家境並不富裕的李前前一直受到學校的關懷。她獲得助學貸款,申請到勤工助學,並多次獲得獎學金,順利完成了學業。大學畢業前夕,她一直在思考如何用自己所學回報社會,感恩母校。於是,她毫不猶豫地報名,成為一名西部計劃大學生志願者。

2009年7月服務期滿,父母催她回家,李前前面臨著抉擇。但她有自己的想法,她的內心深處堅守著要做一名慈善者的理想。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后,她通過考試成為自治區民政廳救助管理站的一名工作人員。如今,她每天為社會弱勢群體服務的同時,奉獻著自己的一份愛心,內心感到很充實、很滿足。她說,等條件成熟了,就把父母接到新疆來。

扎根基層,人生因此而精彩

畢業於青島農業大學的許曉艷也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山東姑娘。因為一段西部計劃志願者的經歷,她與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木壘哈薩克自治縣結下了“不解之緣”。

2005年大學畢業時,許曉艷有很多選擇:青島市《交通與運輸》雜志、青島礪智學校、淄博市公安局等等。在家人朋友看來,任何一個選擇都要比去新疆當志願者好。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報名參加西部計劃志願者的選拔。聽說學校很少批准女生的申請,她就一次次到校團委找老師,表達自己的願望。終於,她成為當年全校唯一的女大學生志願者,來到木壘縣。

許曉艷先后在木壘縣照壁山鄉任遠程教育專干,在西吉爾鎮任遠程教育專干、宣傳文化站副站長、團委書記、西吉爾中學計算機教師。在對西吉爾鎮貧困學生摸底調查的基礎上,她發起成立“網羅陽光”愛心組織,為6名貧困學生爭取到長期資助,接受來自全國各地的衣物、圖書等實物捐贈。在工作之余,她發表數十篇“聽,來自新疆的風”系列文章,加深人們對新疆的認識、對志願者工作的了解。

不知不覺,一年的服務期滿。填服務鑒定表時,其中一欄由服務單位填評語,許曉艷服務的西吉爾鎮專門附紙寫下近700字的評語,鎮黨委和鎮政府以“雙重加蓋公章”這種特殊方式對許曉艷的志願服務給予高度肯定。

2006年7月,許曉艷帶著不舍與留戀離開新疆,回到內地。當年9月,許曉艷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淄博市廣電局。她出色完成各項工作,得到大家的認可,連續兩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然而,她的內心牽系著新疆,惦念著木壘。這期間,她寫了《新疆,我比想象中愛你》、《我想那些孩子》等文章,表達對新疆、對木壘的思念和熱愛之情。

2010年初,許曉艷做通父母家人的工作,放棄在山東擁有的一切,重返新疆,回到木壘,在縣委辦新的崗位上從零開始。因表現出色,回到木壘一年后,去年她被組織推薦到木壘縣白楊河鄉任黨委委員、組織干事。

無獨有偶,在地處祖國版圖尖尖羽尾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十師一八六團,也有一個志願者服務期滿回到內地在深圳就業、又重返新疆扎根兵團的故事。他叫付輝平,2005年7月畢業於河北理工大學建工學院土木工程專業。當時,他已在學校的雙選會上簽了去中建二局三公司的協議。得知學校招募西部計劃志願者,他第一個報了名。

來到條件艱苦的兵團農十師一八六團,付輝平發揮專業優勢,很快進入角色。多次野外測量和勘察,親歷邊境線的野外生活,他切身體驗到邊境團場“半碗黃沙半碗風,半個百姓半個兵”的含義。

志願服務期滿后,在父母再三催促和安排下,付輝平來到深圳一家單位上班。這是父母事先為他找好的一份工作。當他走在深圳寬敞明亮的大街上,看著兩旁的高樓大廈,心裡卻時時想起在一八六團的日日夜夜。他懷念一八六團同事、朋友和質朴的職工,懷念那些沒有球可玩的孩子。於是,他義無反顧地離開深圳,回到一八六團。

付輝平說:“對比兩次來兵團的舉動,第一次可以說是熱血沸騰,不太成熟﹔第二次則是成熟、理性思考的結果。一八六團雖然自然條件惡劣,但人文環境非常好,有我施展才華的地方。”

回到兵團,付輝平從一八六團發改科副科長干起。由於工作踏實,成績突出,2011年他在公開選拔中脫穎而出,被農十師黨委任命為一八六團黨委常委、副團長。一時間,“志願者榮升副團長”的故事,在兵團上下傳為佳話。

留在邊疆,為了祖國更美好

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實施九年來,高揚理想主義旗幟,弘揚志願精神,開拓了青年成就事業的廣闊舞台,為他們提供了實現人生價值的精神家園。實踐証明,西部計劃是服務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促進區域經濟平衡的重要力量,是促進社會和諧的重要渠道,是引導廣大青年學生轉變就業觀念、促進大學生成長成才的有效途徑,是弘揚志願服務精神的有效載體。

團中央青年志願者工作部黨組書記、副部長侯寶森介紹說,2011年,全國西部計劃項目辦新增服務新疆專項,擴大實施規模和派遣力度,面向23個省份招募志願者,共向新疆派遣西部計劃志願者2200余人,向兵團派遣1100余人,分別較2010年增長1倍。

新疆地處祖國西北邊陲,內地很多人不了解新疆。更因為近幾年的各種因素,內地人對新疆的認識充滿了誤解和偏差。西部計劃志願者的到來,讓他們身邊的親人、朋友、同學認識了新疆,了解了新疆。他們的所見所聞所感,不但改變了志願者對新疆的認識,也改變了他們身邊人對新疆的看法。

去年剛到阿勒泰地區福海縣開展志願服務的一位黑龍江籍志願者說,來到新疆工作兩三個月,徹底改變了自己對新疆的粗淺認識。因為她,家人、朋友、同學每天都會注意看新疆的天氣,看有關新疆的新聞,更多地關注新疆、了解新疆、認同新疆。根據廣告學理論,每個人可以帶動身邊的250人,新一批3000多名赴疆志願者就可以讓上百萬人加深對新疆和兵團的認識,從一個側面助力新疆和兵團的大開放、大建設、大發展。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基層開展志願服務、結束服務期的4267名志願者中,有1700余人因考錄公務員、特崗教師、事業單位等留疆就業﹔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基層開展志願服務、結束服務期的2438名志願者中,有1099人留疆就業,其中968人扎根兵團,成為屯墾戍邊隊伍中的生力軍,為改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兵團人才隊伍結構,加強基層人才隊伍建設注入了新的活力。

“人歸根結底要活在那份真誠而不是虛假的情感關系中,要活在自己喜歡的事業追求當中,要活在別人對你內心裡而不是表面上的尊重和認同中。”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陸昊在新疆和兵團調研時,看到很多大學生志願者服務期滿后留在當地工作,成為“不走的援疆隊”,不禁感慨地說:誰不知道大城市裡生活好一些,誰不知道去西部、去基層要艱苦一些?但是,大學生志願者們能夠做出這樣的選擇,用這種獨特的方式表達青年學生內心的精神追求,表達對祖國需要的一種理解,表達對基層普通群眾的朴素感情,這樣的選擇非常令人尊敬,也值得我們和廣大青年學生向他們學習。

(責編:吳偉玲(實習)、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