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民族兄弟,這位紀檢監察干部情洒援疆路

2019年06月11日09:39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黃琦鋒(左二)給哈薩克族“親戚”沙大叔的孫子孫女發放獎學金,鼓勵他們學好知識。李曉陽 攝

庭院內新建的鋼質葡萄架上爬滿了翠綠的嫩葉,旁邊寬大的菜園修葺一新。前幾天,黃琦鋒又一次來到他的維吾爾族“親戚”阿不都沙拉木·拜克力家。見到“遠親”的到來,阿不都沙拉木一邊拉著他的手,一邊介紹幫扶項目的進展,並開始謀劃起果蔬種植和家庭養殖的致富新路。

這親如一家場景的背后,是福建援疆干部心系民族兄弟的濃厚情誼。

2006年,黃琦鋒從部隊轉業來到福建省紀委。從事紀檢監察工作13年來,他多次被評為省紀委機關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公務員。2016年底,得知組織要選派干部去援疆,黃琦鋒沒有猶豫,立即報了名。

在艱苦環境中磨練成長

從組織確定人選到出發,僅五天時間,黃琦鋒迅速交接好工作,隨第七批福建援疆骨干隊伍先頭進疆,與前一批援疆工作隊壓茬交接。“要在艱苦環境中磨練成長。”這是他受領援疆任務時下定的決心。

作為省援疆前方指揮部副指揮長,黃琦鋒分管援疆工作隊黨風廉政建設和監督檢查工作。“我們第七批福建援疆工作隊成員,既有來自各級機關的黨政干部,又有各行各業的專業技術人才。”黃琦鋒說,他的職責就是當好團隊的“護林員”,保証每個人干事不犯事、敢闖不亂闖,圓滿完成援疆任務。

“他不僅是我的好領導,更是我的好兄長。”援疆同事楊露榕說,每當干部遇到困難時,黃琦鋒總是第一時間提供幫助﹔每當干部遇到困惑時,他也總是第一時間進行開導。“有幾次我生病了,他得知后都會給我上門送藥,叮囑我注意休息。”

在援友們眼裡,黃琦鋒是一位“知心朋友”,但在監督管理方面,他卻一點也不含糊。隻要發現苗頭性、傾向性問題,他總是及時提醒,平日裡也常給大家敲“警鐘”。用黃琦鋒的話說,就是“不讓我的援友們滑過紀律的紅線,都能在援疆征程中建功立業,給組織和親人帶去喜報和喜悅”。

在受援地昌吉回族自治州,黃琦鋒擔任州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分管案管室、信訪室等部門。當時,州紀委案管室成立時間不長,人手少,工作任務卻十分繁重。“琦鋒同志業務精、作風實,到任后從帶隊伍抓起,既當指揮員,提思路要求,又當戰斗員,自己動手修改完善相關制度。”州紀委案管室原主任、現任昌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紀工委書記王鋒對他的業務能力和敬業精神欽佩不已。

2018年底,黃琦鋒接待了一位上訪戶老李。老李年近八旬,因為不滿拆遷補償,長年上訪累積了不少怨氣,以至於連接訪干部也常成為老李的投訴對象,成了令人頭疼的信訪“釘子戶”。黃琦鋒了解相關情況后,帶領信訪室同志,多次上門走訪,真情勸導、化解心結,並請律師從法律的角度對老李反映的問題耐心講解,最終老李接受了解決方案。

黃琦鋒給結對幫扶的少數民族“親戚”家的苞谷苗打杈。李曉陽 攝

哈薩克族大叔心中的“巴郎子”

正月的南國,和風熏柳、花香醉人,而在遙遠的北疆,仍是大雪紛飛,廣袤大地銀裝素裹。2018年正月,還沒來得及過元宵節,黃琦鋒就踏上了返疆的路途。

返疆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探望哈薩克族“親戚”——沙它爾裡甫·呼爾汗。古稀之年的沙大叔和老伴獨自撫養3個孫輩,屬於低收入困難戶。2017年初,在一次“民族團結一家親”結親活動中,黃琦鋒和沙大叔一家結為“親戚”,沙大叔也是黃琦鋒進疆后的第一個少數民族“親戚”。

見到黃琦鋒一行的到來,沙大叔一家格外高興,拉著他進了屋,盤坐在大炕上,聊起了生產生活、家長裡短。黃琦鋒給他們帶去了哈薩克語版的十九大報告和黨章,並盡可能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講解國家這幾年來發生的巨變。沙大叔認真聽著,並不時點點頭。最后,沙大叔還打趣說,經過幾次交流,他對“胡建”(福建)普通話也熟悉了。說到這,大家開心地笑起來。

窗外寒風凜冽,屋內其樂融融,沙大叔感慨地說:“我的‘巴郎子’(男孩子)們都忙著在外打工,很少有時間來看我,還好有你這個‘巴郎子’常來關心我,家裡才熱鬧起來。你永遠是我的‘巴郎子’!”

結親以來,黃琦鋒定期去沙大叔家了解情況,進行幫扶,鍘草拌料、喂牛喂羊,到地裡運糞堆肥,給苞谷苗打杈,有時在沙大叔家裡一住就是好幾天。

當得知沙大叔和其他村民入社托養的扶貧羊因合作社經營不善無法兌現分紅時,黃琦鋒用心幫助協調,最終沙大叔等幾十戶貧困戶如願領到了以物代償的馬和羊。

黃琦鋒還積極籌集資金設立幫困助學基金,解除困難家庭大學生的后顧之憂﹔組織援疆干部幫助採購推銷優質蜂蜜,解決了鄉親們的農副產品滯銷問題。

2018年7月,黃琦鋒又與呼圖壁縣二十裡店村阿不都沙拉木·拜克力一家結對子,在開展一對一幫扶中,結下了深厚情誼,成為了他們的“家裡人”。

“‘民族團結一家親’結親活動是新疆增進民族團結的創新舉措,也是踐行黨的群眾路線的生動實踐。”黃琦鋒說,讓黨員干部與少數民族貧困群眾結對認親,既助力鄉親們擺脫貧困,也讓他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黨和政府的關懷和溫暖。

人生無悔的選擇

“當時你愛人被派到上海高校訪學,還要半年才能回來,孩子也剛上初中,正是成長最重要的階段,你怎麼會有勇氣去援疆?”援疆以來總會有親友問黃琦鋒這個問題。黃琦鋒坦言,其實當時也有不少顧慮,是家人的理解支持堅定了他的決心。既然響應組織號召報了名,那就是一種承諾,必須無條件接受組織的挑選,有困難也隻能去克服。

2016年底,黃琦鋒帶著組織的重托和親人的牽挂,踏上援疆的征途。

初到昌吉,黃琦鋒無暇感受自然風光,也無暇顧及環境、飲食和時差帶來的種種不適,他心裡想得最多的是如何盡快熟悉情況,進入新角色。他認真學習新疆民族宗教、歷史發展、經濟社會等知識,風雪兼程奔赴昌吉州6個福建對口支援縣市,了解援建項目情況。

通過學習和調研,黃琦鋒很快適應新的環境,他與援友們同當地干部群眾一道,為新疆的安定發展努力奮斗。在促進閩疆兩地交往交流中,黃琦鋒積極牽線搭橋,2018年9月,他爭取100多萬元資金用於受援地紀檢監察業務培訓和相關場所建設,推動兩地紀檢監察業務交流。

“援疆不只是付出,更是一種收獲和歷練。援疆兩年多來,我收獲了來自各方面的關心和溫暖。”黃琦鋒說,在他剛入疆不久,獨居外地的岳父母相繼突發疾病住院,妻子是獨生女又遠在上海進修,派出單位福建省紀委的領導得知后立即委派當地紀委上門慰問,幫助解決實際困難。組織的關懷為他安心在邊疆工作提供了保障。

在受援地,黃琦鋒真切地感受到當地干部群眾的熱情和朴實,他們在交往中對援疆干部坦誠相待,生活上體貼入微。如今,他已完全融入了這個大家庭。

“通過我們的努力,讓邊疆群眾的日子過得更好,這是最有意義的。”黃琦鋒說。(陳金來、熊紀通、鄭鑒強)

(責編:吳偉玲(實習)、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