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援疆干部李士賓:在援疆工作中傳承沙海老兵精神

2019年05月29日11:02  來源:人民網-新疆頻道
 

人民網和田5月29日電(許珠珠)“我們在這裡遠離家鄉和親人,遠離繁華和熱鬧,就是希望將這裡建設的像北京一樣,至少像北京的郊區一樣。”北京援疆干部李士賓說。

2016年8月,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副鎮長李士賓來到新疆和田,擔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四師47團黨委常委、副團長,主要分管教育、衛生、招商引資和扶貧攻堅工作。

在援疆工作中,李士賓了解到47團中學和小學的學生人數多,但是教室空間小,教學環境迫切需要改善。便主動請示團黨委爭取了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揮部和師部的支持,僅2017年至2018年就為47團學校爭取提升教學環境建設項目5項,新建了一所幼兒園、一座足球場、一個規模比較大的圖書館,建設遠程教育試點,加固和維修學生教學樓和宿舍樓,使學校校舍緊張狀況有所緩解。李士賓笑著說:“每周我都會找時間去學校和學生們一起踢球、上課,看到他們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我很欣慰。”

圖為北京援疆干部李士賓(左一)帶隊介紹團場情況。

“衛生工作,難度更大。”團部醫院醫療條件落后,設備簡陋,醫療人才緊缺。長期的軟硬件制約,造成醫院服務質量下降。李士賓到團裡后統計得知,團部醫院有處方權的醫生不超過6個人。他便充分發揮援疆醫生優勢,鼓勵他們把更多精力放在“傳幫帶”上,幫助培養當地醫療骨干,並加大與后方對接,幫扶建立中藥存放櫃和醫護救治台,推動醫院績效管理工作,有效改進了醫院醫療服務水平。

47團地處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昆侖山北麓,是和田名副其實的“口袋底”。

“以前47團的產業基礎幾乎為零,街面上除了幾個小賣部和小飯店,就什麼都沒有了,平時隻能看見茫茫沙漠。”團黨委給李士賓的新分工是產業發展和招商引資工作。雖然招商工作充滿了痛苦和艱辛,但李士賓利用北京市朝陽區對口幫扶47團和兵團第十二師托管47團的契機,細化和完善招商引資政策,一企一策,目前已有三家企業相繼入駐,兩家簽訂了意向性協議。

圖為李士賓與援友一起外出調研。

最讓李士賓放不下的是扶貧攻堅工作。在日常入戶過程中,李士賓看到有些群眾家裡生活條件很差,孩子又多,吃不飽、穿不暖,甚至有病也得不到有效治療,越發覺得脫貧攻堅工作的擔子更重了。

李士賓接受分管脫貧攻堅任務后就堅定決心,一定要在2020年讓全團全面完成脫貧攻堅工作,不讓一個家庭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精准脫貧,要有精准措施。李士賓向后方單位申請,從補貼給他的援疆辦公經費中節省一部分出來,專門作為47團扶貧資金。同時,因人而異、因貧而異,精細摸排,確認每戶實際情況、實際需求。同時,充分利用各項政策,發動后方單位和親戚朋友支援,籌集一部分扶貧資金和物資,使全團的扶貧攻堅工作逐步加快步伐,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在援疆的近1000個日子裡,有一個日期,李士賓一生都不會忘記。2017年5月7日,是李士賓來援疆一年裡,第一次踏上回家旅途的日子。

“我黑了,也瘦了,爸媽又會嘮叨我注意身體了﹔媳婦和兒子,肯定會來機場接我……”回家旅途中,想著想著,李士賓就會難以掩飾內心激動的心情,偷偷地笑起來。

飛機剛落地北京,李士賓就激動地開啟手機,想第一時間告訴親人回家的喜訊。沒想到意外發生了,他剛接到媳婦的電話,哽咽地的聲音從那頭傳來:“士賓,你別著急,我跟你說個事,咱爸去世了。”

“怎麼可能,我從和田上飛機時還打過電話,告訴爸我今天回家,甚至吃什麼飯都說了。這怎麼可能……”待李士賓連夜見到父親時,已經是醫院的太平間裡了。在醫院,他不禁掉下了悔恨的眼淚,“如果我五一假期時回來了,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至少我可以見到父親最后一面。”

李士賓告訴記者,他是因為五一期間主動留下來照顧剛做完手術的副領隊,而推遲了回京的時間。因為不願意把援友一個人孤零零地丟下,所以他選擇假期之后再返京。

“父親的話很少,但很支持我的工作,每次通話都告訴我家裡一切安好,一直是我堅強的后盾。”李士賓回憶說。

2017年5月29日,李士賓為父親的墳重新添了一些土,繼續踏上了新的援疆征程。

圖為李士賓為游客講解沙海老兵精神。

“作為一名北京援疆干部,能把青春奉獻給祖國邊疆,我感到很光榮。”李士賓說:“47團轄區曾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橫穿塔克拉瑪干沙漠進軍和田時的最初駐地,血液裡傳承著紅色基因,三位健在的老人曾徒步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為和平解放和田做出突出貢獻,他們就是這裡最閃光的勛章。”

“隻要想起沙海老兵,我就充滿無限的力量。”李士賓告訴記者:“我們要始終向沙海老兵學習,無所畏懼,帶著對這裡深沉的愛,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給和田百姓帶來溫暖和幸福。” 

(責編:吳偉玲(實習)、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