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啊,我駐村了,剛忙完”——走訪新疆駐村工作隊

2019年02月18日20:47  來源:人民網-環球時報
 
原標題:我們和新疆駐村工作隊聊了聊:這是他們的真實故事

(《環球時報》 2019年02月18日 7版)

15日,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幾名村民正跟工作隊員在“民情說事點”棚子下聊村務。

如果你有在新疆當公務員的朋友,估計常常會碰到這樣的情況:他們很少在朋友圈發照片,偶爾發一次,很大概率是村頭村尾、田間地頭的場景。發條信息過去,也常是半夜才回,配上一句:“抱歉啊,我駐村了,剛忙完。”自2014年以來,旨在訪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的“駐村”,已成為新疆各級政府機構、企事業單位干部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訪惠聚”駐村工作進入第六個年頭,工作隊的生活是怎樣的?給當地帶來了什麼?2月中旬,《環球時報》記者走訪阿克蘇地區各縣,感受駐村工作隊帶給這片廣闊土地的變化。

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村委會的牆邊堆放的小凳子,這是為平時開村民大會准備的。

用腳步丈量“最后一公裡”

阿瓦提縣是著名的“刀郎人”的故鄉,然而以“熱烈奔放的刀郎木卡姆”示人的同時,貧困一直是困擾當地的頑疾。位於阿瓦提縣的阿依巴格鄉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就是一例,該村有329戶(1456人),2017年末全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68戶(266人),佔全村人口的近1/5,來自阿克蘇地區衛建委(紅十字會)的6名隊員在這裡駐村。

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村委會還設有電商服務站。

2月15日,《環球時報》記者來到該村村委會,這裡也是阿克蘇地區衛建委駐村工作隊的辦公地。記者看到,幾名村民正跟工作隊隊員在“民情說事點”棚子下聊村務。棚子旁,兩棵白楊樹直聳雲天,非常顯眼。工作隊第一書記王馨說,這是一株在1949年10月1日栽下、跟共和國同齡的“感恩樹”,樹上挂有村民裝飾的彩繪葫蘆,樹旁有一台破舊的木車輪,是解放前當地農民的勞動工具,“兩樣東西對比鮮明,有憶苦思甜的意味”。

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村委會電商服務站裡展示的村合作社生產的產品。

新疆地處祖國西部,因時差問題,當地的正常上班時間一般為北京時間上午10時。但王馨和隊員們每天從早上7時半就開始工作了。第一項工作是晨會,接下來到工地查看項目進展,午飯后會在“民情說事點”聽取村民訴求,晚上要辦農民夜校、核對賬目。如此一來,忙到凌晨2時是常事。

15日,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夏荷蘭”農民專業合作社內,女工在包裝孜然粉。

“去年剛從別的駐村工作隊調來時,村裡還沒有水泥路,老鄉打趣說這裡‘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還有人跟我說,王書記,你別想著一年干300件事,你隻要把修路這一件事干好了,全村人都服你!”王馨說,隊員們有私家車,但大家誰都沒再開,“因為修路這‘最后一公裡’就要用腳來丈量,搖下車窗跟老鄉打招呼遠沒有走路或騎自行車來得親近”。最終,一年時間,村裡4個村民小組的5.7公裡路面全部進行硬化,修成了水泥路。

15日,玉斯屯克阿依庫勒村“夏荷蘭”農民專業合作社內,工人正在把包裝好的產品運出。

如此大的工作量,駐村工作隊的細致程度如何?14日,在自治區信訪局駐溫宿縣喀拉薩村工作隊設立的“石榴籽”工作室,《環球時報》記者看到一本本《群眾反映困難和問題台賬》,厚厚的台賬每一頁都注明訴求人的家庭狀況、困難訴求、責任人、解決辦法和時限、解決情況及群眾滿意度等。

14日,在溫宿縣喀拉薩村駐村工作隊,記者看到一本本“群眾反映困難和問題”台賬。

14日,在溫宿縣喀拉薩村駐村工作隊,一本本“群眾反映困難和問題”台賬記錄著工作隊員付出。

喀拉薩村位於城鄉結合部,流動人口多、管理難度大。近年來,隨著一批民生項目的實施,房屋拆遷補償、土地承包、民工工資等信訪問題呈現高發多發態勢。《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到,每天的晨會,工作隊隊員都要分別匯報入戶走訪時了解到的群眾困難訴求,統一分類整理登記到《矛盾糾紛登記台賬》,明確責任人和解決時限,實行問題解決銷號制度,通過“當場解決一批、協調有關部門辦結一批、宣傳政策當面答復一批、籌集資金化解一批”等方式,使群眾訴求得到有效解決。

16日,在烏什縣托萬克麥蓋提村,駐村工作隊為推廣村民種植木耳,建起了先進的菌棒廠。

托萬克麥蓋提村的木耳長勢喜人。

晚上8時,《環球時報》記者准備離開喀拉薩村時,隨口問自治區信訪局駐村工作隊副隊長西日艾力·吾修爾:“該下班了吧?”西日艾力笑道:“我們無所謂‘下班’,全天候待命。”

16日,托萬克麥蓋提村的村干部培訓班上,村干部們正在努力學習國家通用語言。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