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爾西裡(神州觀覽)

熊紅久

2019年02月16日10:4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16日 08 版)

夏爾西裡風光。 楊良其攝

夏爾西裡馬鹿。 楊良其攝

夏爾西裡北山羊。 楊良其攝

夏爾西裡北山花。 楊良其攝

道路蜿蜒

我自認為足跡已遍布天山南北,對不同地域峻拔的山嶺和妖嬈的花草,都產生過經驗可控的驚嘆。可當攝影家老楊把一沓照片放在我桌前的時候,我還是被這純淨的畫面震驚了。

無比湛藍的天,像是被嫻熟的油漆工一遍遍刷出來的,而幾朵白雲則更接近蘇繡的點綴。紫色的花叢沿照片下端鋪展開來,順著山勢綿延而上。遠遠望去,竟涌成了夕陽下大海的彩浪。“通透”成了被油畫和蘇繡聯袂供養的詞。讓我更加愕然的是一張野生動物的圖片,半山坡站滿了上百隻鵝喉羚,積木一樣擺在那裡,悠然自得,垂釣天色。第一次聽到這個地名,就暗生歡喜,輕輕從舌尖上滑出,儼然自帶著韻律——夏爾西裡。

終於等到機會去拜會夏爾西裡,那些相片,就像一張張濾網,內心頓然析出了干淨而虔誠。

夏爾西裡,蒙古語意為“金色的山梁”,位於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境內。集森林、草原、內陸濕地和荒漠等多種生態為一體。科研人員多次組織科考隊,對保護區的地質、地貌和動植物資源進行考察,發現了一批重要的動植物類型。包括珍稀蘭科植物紅門蘭等在內的野生植物一千六百多種﹔包括雪豹、棕熊等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在內的野生脊椎動物一百七十多種﹔昆虫四百多種。

從博樂市向北行駛四十裡,折道向西。新修的國境公路平坦暢達,視野遼闊,這很容易讓人放牧舒展的心情。窗外不時滑過的牛羊,像白雲的倒影,遠遠望去,閑適而恬靜。在博爾塔拉草原,白雲的存在,是為了証明天的蔚藍,而牛羊的移動,則是為了強調山的遼遠。

進入山區,轉過幾道彎,在叢林疊嶂中,忽現一座營房。鐵絲網、路障和持槍的士兵,讓神採飛揚的思緒即刻著陸現實,已進入軍事管理區。連隊門前有一塊面積不大的草坪,茂盛的綠草和搖曳的野花,讓肅穆的軍營平添了幾分嫵媚。更多的設施和房舍,被郁郁蔥蔥的雲杉遮掩了。通往夏爾西裡的道路,仿佛也被大山和林木收入了囊中,只是在車子駛近時,路才從山的懷抱裡,掙脫出一截。車輪剛過,便稍縱即逝了。

開始爬山,道路變得凹凸不平。所謂的路,是在崇山峻嶺中開鑿一條狹長的石槽,通往山頂的瞭望哨,是進入夏爾西裡自然保護區的唯一道路。從連部的海拔一千五百米,到山頂的三千一百米,車子要在二十公裡的山道上,盤旋攀升一千六百米的高度。一車多寬的砂石路,不時有石子被輪胎擠入山澗,半天才聽到落地的回響。路的簡陋和崎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王安石的《游褒禪山記》:“夫夷以近,則游者眾﹔險以遠,則至者少。而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於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感覺王半山千年之前,就為我們這次出行,備好了預言。

車子停在瞭望哨的板房前,這裡已是整座山峰的最高點。一道鐵門攔住車隊,門右側的鐵絲網后,是哈薩克斯坦的邊境。人車登記后,車頭沿著平緩的砂石路慢慢下行,我們的呼吸和心境,都嗅到了夏爾西裡與眾不同的生態味道。

空中花園

寬闊的砂石路逶迤進草叢深處,將原本繁密茂盛的草甸切割開來。沿山坡而上的,是梯次分布的各類林木,娉娉婷婷的雪嶺雲杉,挺拔高峻的疣枝樺,粗壯開闊的密葉楊等組成混交林,遮天蔽日,一統天下。林木腳下,順勢傾洒出綠茵茵的草地,競相開放著各色野花,雪青的糙蘇、淡紫色的黃芪、紫紅的紅門蘭、乳白的薔薇、金黃的委陵菜都向天競放,姿態萬千,形色嬌艷。雄偉的蒼勁和陰柔的嫵媚,在盤亙錯節的回旋中,和諧調配,而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更像是一條細繩,試圖捆扎住這幅巨型油畫。

往裡走,山勢呈扇狀,變得愈加平緩起來,這讓更多的花草有足夠的空間來排兵布陣,從山巔一直流瀉到坡底。極目遠眺,青山似乎是為了阻擋住這一汪碧綠才聳立在前方的。卻未曾料到,最終自己也難逃被綠化的命運,成為綠的招牌,張貼在天邊。起伏的群山被一床碩大的綠色棉被嚴絲合縫地覆蓋著,這種映襯使得棉被之上的藍天,像一幅剛剛抖開的絨布,纖毫未染,通透深邃。而白雲則是畫家才涂抹上去的顏料,甚至還沒來得及洇開,就凝脂了。或許視覺習慣了荒漠和戈壁的赭黃,面對充盈的蒼翠和碧綠,卻忘記了所處的地域,竟有了置身南國叢林的幻境。幸而雄性的阿爾泰山脈,昭示著天山的品質,阻擋住向前奔涌的思緒。無論是相機的鏡孔還是人的瞳孔,過濾如此純美的畫面,總易產生幻覺——眼前的畫作,是人工的合成。畢竟,天然的造化,總會有些瑕疵,而眼前的美景,卻無懈可擊。

驚嘆總是被緩慢行駛的車輪碾在身后,而新的歡呼又常常突然誕生。拐過一道山梁,整車人的目光一下就被眼前盛開的紫色花朵灼傷了。

簡直就是一片燃燒正旺的紫色火焰,從山腰燒向坡底。腳下大地仿佛也被它點燃,變得沸騰而熱烈起來。我們紛紛涌下車,舉起相機和驚嘆,靠近火焰。

路基下,是集中盛開的柳蘭,一些黃芪和委陵菜夾雜其中,我還從沒見過如此密度的花草,沒有間隙、沒有秩序,甚至沒有起碼的生存空間。一株挨一株,一棵擠一棵,每株花草都飽蘸激情,蜂擁而上,幾乎撐破了我們的視線。花是有靈性的,把自己打造的如此璀璨,理應得到人類的驚嘆的。這一刻,積攢了太久的美艷從土地深處、季節深處、思想深處迸發出來,讓人們為自己才發現它而驚艷不已、愧疚不已。

走進鮮花叢中看似為了留影,其實是抵擋不住色彩的蠱惑。腳步是被花香牽引著,游進紫色的海水中,波浪很快就淹沒了身影,隻好撥開一人多高的花草,踮起腳尖,面對鏡頭,露出狂喜的笑臉。

抬頭,一道鐵絲網赫然出現,對面就是哈薩克斯坦。國家的概念不再抽象,變成了觸手可摸的現實。一步天涯,莫過如此。陪同我們的領隊說,咱們這邊已經修了路,汽車巡邏。我們緊緊抓住鐵絲網,生怕自己漏了出去。站在祖國土地的最邊緣,我有了一種想哭的沖動。

(責編:韓婷、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