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重回月亮地(經濟聚焦·回鄉看變化③)

本報記者 李亞楠

2019年02月13日10: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鄉愁重回月亮地(經濟聚焦·回鄉看變化③)

幾年前,新疆木壘哈薩克自治縣英格堡鄉月亮地村還是一個不起眼的村落,現在這個古老村落卻不再土裡刨食,華麗轉身吃起了旅游飯。

土地流轉集中發展休閑觀光農業﹔政府引導對老舊房屋進行維護修繕﹔基礎設施美化淨化亮化……有了致富的門路,越來越多的人回到了家鄉發展,傳統的手藝被撿起來,傳統民俗也得到傳承。鄉愁在月亮地村再一次生根發芽。

(人民日報 2019年2月13日 10版)

春節回到老家新疆木壘哈薩克自治縣英格堡鄉,剛待了沒兩天,就覺得農村冬閑的日子沒啥嚼頭。想著種了幾十年地的父母年齡漸長,跟他們商量:“咱家地今年包出去吧,別這麼辛苦了。”

“種不了多久了,估計也就這一兩年,你看下面月亮地村現在地都流轉出去了,咱們村現在行政上已經合並到月亮地了,以后肯定也是往這個路子發展。”爸爸說,帶你參觀參觀去。

做夢都想當城裡人,現在生活不比城裡差

月亮地村離我家不遠,走路也就十來分鐘,走到一半,搭眼一看,就能看到半個村子了。

“這是你閆五叔家。”到了村頭往裡走幾步,就看到一家門口木牌上刻著“閆老五客棧”幾個大字,底下還寫上了電話。爸爸徑直走了進去,“閆老五,忙啥呢?”

“哎哎,你自己進來,我這忙著做飯呢。”隻聽到閆五叔的聲,沒見到他的人。進了門,才看到他正掂著炒勺,為隔壁房間一桌子客人准備飯菜。

閆五叔大名閆向斌,跟爸爸一樣,種了半輩子地,原以為這輩子就拴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裡直不起腰了,哪裡想到現在卻過上了不拿鋤頭、鐮刀的日子,“沒想到,我老閆也有當老板的命。”

前兩年,他隨著全村人一道把水田全部流轉出去,第一個在村裡開起了客棧,“一個月營業額1萬塊沒問題,房子是自己的,雞啊羊啊都是自己養的,菜大部分是自己這小園子裡種的,幾乎沒啥成本,比種地來錢快多了。”等客人吃完飯出門散步了,閆五叔才有空跟我們說上話。

“以前祖祖輩輩用的都是露天旱廁,又臟又臭,老婆子做夢都想當當城裡人。現在好了,你看這水沖式廁所,一摁按鈕,干干淨淨。大門外面巷道上也沒有了柴堆、糞堆和污水,院裡院外可干淨了……”

閆五叔的客棧就開在自己家,已住了幾代人的拔廊房保持著老房子原貌和格局,青瓦、黃黏土牆、木柵欄院牆,而房內卻是一派現代氣息,有WiFi能上網,上廁所能沖水,洗澡有24小時熱水供應,標准化廚房也是一應俱全。到了夏天,院子裡還會有一畦畦青菜、小蔥透著喜人的綠意。

“歲數大了農活干不動了,孩子們都在城裡上班,不可能回來繼承我這點家業,干脆流轉出去。”閆五叔一邊幫著嬸子給客人布置餐食,一邊嘮著嗑,“不再風吹日晒種地了,老婆子的臉都白了幾度。你問問她現在還想不想去城裡了?守著好山好水好空氣,我這兒條件可不比城裡差!”

出去的人回來了,失傳的手藝撿起來了

仔細一問才知道,月亮地村的人已經不再土裡刨食,轉身吃起了旅游飯。在縣委、縣政府的引導下,月亮地村兩委主導成立旅游發展公司,統一開發布局當地的旅游資源。住了幾十年的房子早已老舊得不行,政府以獎代補6萬元的形式引導鼓勵144戶村民將住宅進行維護修繕,對村基礎設施進行了美化、淨化和亮化。

目前,村裡3600畝土地全部流轉,集中實施休閑觀光農業,連走出村子的人聽到這好事兒也趕了回來。

胡建剛在城裡開了多年餐廳,聽說村裡要發展旅游,修繕老房子還給補助,把城裡的餐廳交代給妻子就趕回了村裡。2018年下半年,他的“藍月亮客棧”正式營業,到年底營業額已經達到13萬元:“城裡人越來越多,發展空間越來越小。這村裡可不一樣,剛開發呢。我先回來把坑佔下。”

因為開客棧,胡建剛還跟烏魯木齊的游客交上了朋友:“這位大哥來了一次就看上我家小院的環境了,沒事總過來,還帶著老人孩子。”

從土地上騰出手的村民,開客棧、經營特色餐飲、從事農副產品加工、手工藝制作,剩下的村民被吸收到旅游公司和村容村貌環境衛生公益性崗位做工。所有的村民都參與到旅游中來。

有了致富的門路,鄉愁開始生根發芽,快失傳了的手藝又被撿了起來。

寬闊的村道邊,醋坊裡飄出絲絲縷縷的酸味兒。閆五叔的老伴兒甘輝芳和同村的3位姐妹在“曲兒香”釀醋老匠人王淑琴的指導下,把快消失的釀醋手藝學了起來。

今年81歲的王淑琴手工釀醋已經50年了,見証了傳統釀醋手藝從輝煌到沒落再到復興的過程。說起村裡的釀醋歷史,老人回憶,從記事起,家裡就在釀醋,供應附近的鄉親。工業生產的食醋后來佔領了整個市場,她家祖傳的手工釀醋就消失了。隨著村裡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游客,現在月亮地村的老醋又熱銷起來。

農閑時在家的自娛自樂搬上了戲台子

臨近傍晚,村裡的文化帶頭人胡玉宏家裡熱鬧了起來,高昂激越的秦腔回蕩在村子的每個角落。現在村裡戲台子經常有演出,爺爺奶奶、大伯嬸子們正在排練。以往,這都是農閑時候的自娛自樂。如今有了旅游做支撐,這樣的傳統文化在豐富群眾文化生活的同時,也讓藝術瑰寶得到傳承和發揚。

胡玉宏說,開展傳統村落保護開發以來,鄉政府引導幫助村裡傳承重塑傳統的民俗、婚慶、節慶文化,以后“高頭大馬、大紅喜轎、舞獅隊伍”的傳統婚禮、敲大鼓、扭秧歌、踩高蹺的年俗活動和孩子們提著傳統紙燈籠穿街過巷,跳房子、猜謎語、滾鐵圈、轉風車的傳統童趣文化都將在這裡重現。

夜幕降臨,我和爸爸踏著薄雪往家走。走到村頭的“年輪”雕塑處,有年輕的父親帶著孩子駐足,“聽說村裡的老戲台又唱起來了,帶孩子回來看看、尋尋難以忘卻的鄉愁。”這位父親白天在村史館前,一邊參觀打谷場、石磨,一邊給孩子講它們的用途,“看到這些老物件,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生活,想起了農村生活的點點滴滴……”

村史館開館以來,似乎成了人們寄放鄉愁的好地方,不時會有人回來看看。館內收藏著村民自發捐贈的老物件400多件,有生產民俗、節日慶典、衣食住行、游藝民俗等8個類別。

青磚小瓦的石板路、古色古香的拔廊房,高聳斑駁的“年輪”雕塑,新村舊落交相輝映,美麗鄉愁正在成為富農的新起點。“多看看,等政策到了咱家,也得這麼干!”爸爸堅定了信心。

(責編:周倩郎、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