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調查:“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畫地為牢動搖互聯網基石

2019年01月30日18:57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人民調查:“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畫地為牢動搖互聯網基石

  近日,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文章引發社會關注,因涉及“帶有公眾屬性的搜索引擎可否對自家百家號優先推薦”問題,當事方以及媒體、網民各執一詞。1月23日,百度方回應稱“問心無愧”。經檢索關鍵詞比較,除百度之外,搜狗、360等搜索引擎也在優先推薦自家產品。對此,專家稱,當一個企業處於行業領先時,必須要有更大的社會責任和擔當。搜索服務把服務做成“私家花園”,既不符合公共利益需求,也不符合《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基本要求。更有專家指出,百度的問題,其實目前很多大的互聯網平台都存在,他們為維護自身市場優勢地位,正紛紛“畫地為牢”,平台內自我導流,對競爭對手選擇性屏蔽,排斥第三方搜索引擎內容的自由抓取。這種行為正動搖互聯互通這一互聯網的根本基石。

  百度搜索將流量引向自家產品 引各方吐槽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文中寫到:近來用百度搜索第一頁看到的結果,基本上有一半以上會指向百度自家產品,尤其頻繁出現的是其自媒體平台“百家號”,其內容包羅萬象,但質量堪憂。百度不再是探索中文互聯網的入口,已經可以改名為“百家號站內搜索”了。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文章圖片。

  該文章引發了眾多共鳴,網民蘇澤瑞稱:“我自己平時基本不用百度,搜索信息太雜亂且低效。流量時代,百度有權利有選擇性地給用戶提供搜索內容來擴大自己的流量,但是用戶也會去衡量是否繼續使用百度,其他搜索行業也會擇機而上。”有媒體人留言稱自己的文章被別人百家號轉發后,搜索呈現隻有百家號內容,自己網站根本無法享受內容流量紅利。也有百家號的作者認為平台審核比較嚴苛,因有傳統媒體和官方機構入駐,質量也相對靠譜,並用微信、淘寶等產品對比評價,“無需登錄的百度開放性遠超同行”。

  23日,百度回應稱,百家號是提升百度APP內容生態體驗的一個重要舉措,目前在百度搜索結果中,百家號內容全站佔比小於10%。當日舉行的百家號2019內容創作者盛典上,百度副總裁沈抖表示“問心無愧”:“在PC時代,百度在標准瀏覽器上可以沒有障礙地訪問任何網站的內容,但是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很多內容被封鎖在APP內,使得訪問更加困難,所以才推出百家號、百度智能小程序,希望扭轉這一局面。”目前,百度APP日活已經達到1.6億,信息流日均推薦量超150億,百家號內容創作者突破190萬。

  事實上,普通網民搜索信息,就是希望得到最准確權威的信息,最好他要找的就呈現在搜索結果首頁頭條。所以,百度在避談搜索結果“百家號首頁佔比”的情況下,辯解“全站佔比小於10%”,並不能掩蓋搜索體驗弱化的事實。

  “新聞”變“資訊” 百度“圈地”轉型

  25日,有報道稱,百度對搜索引擎進行微調,直接把網址蓋起來,資訊的搜索結果中不再包含網頁地址,而是採用媒體的名稱代替。也就是說,網民無法直接分辨出搜索結果是來自網站或百家號。如cnBeta報道中點評的:“失去了網頁地址的搜索結果會讓用戶需要打開鏈接才能看清它來源於哪個網站,增加了一些不便,如下圖,在搜索‘華為’關鍵詞的時候,已經完全分不清是外部站點內容還是存放在百度本身的內容了。”

  雖然百家號的搜索權重提高系因 “按照優質內容排序”,但百度作為平台仍然無法做到完全把關,自媒體中存在著抄襲洗稿甚至錯誤的問題。比如2018年已揭露“酸鹼體質理論騙局”,用百度搜索“酸性體質”關鍵詞時,在資訊欄“按焦點排序”中前五頁全部為百家號內容,而排在首位的1月16日的文章《酸性體質是百病之源?2018年最唬人的健康謠言,轉給家裡老人知道》,是一個名為“專注氣象信息追蹤”的自媒體百家號,而且沒有標明文章的出處。經記者查找,這篇文章實為《健康時報》的微信公眾號在1月15日推出的稿件。也就是說,百度資訊排行第一位的是一篇自媒體抄襲健康時報的稿子。與此同時,搜索排序第五名,《酸性體質別想生兒子,准媽媽要告別這些壞習慣!》仍在借此謬論來做文章。

  回顧整個事件,這應與百度構建內容平台的轉型密不可分。2016年,百度啟動百家號。2018年8月, 百度搜索中“百度新聞”欄目悄然改成“百度資訊”,搜索結果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由原來的以門戶、傳統媒體為主的呈現結果,變成了以百家號為主的結果。當時有自媒體評價稱“百度將百家號的權重提高到與傳統媒體一樣的地位。百家號將迅速成長,很可能成為第一大自媒體平台。”

  2017年7月,百度推出了新搜索APP“簡單搜索”,李彥宏曾介紹,“簡單搜索在搜索結果裡面永遠不放廣告”。但是,這個清爽的搜索引擎隻有手機版。也就是說,在百度的邏輯中,PC端用戶隻能默默忍受廣告、大量的自媒體信息以及這樣的后果——你以為登錄的是偌大的互聯網,其實只是百度的桌面客戶端。

  2018年,百度公司營收突破千億,李彥宏公布了24字百度願景:成為最懂用戶,並能幫助人們成長的全球頂級高科技公司。他在對內部的公開信中說,“19年前百度在中關村起步時,我們的目標很清楚,就是要做出一個讓用戶真正覺得好用的搜索引擎……”

  19年過去了,希望“最懂用戶”的百度,顯然已經背離了初心。

  公眾知道微信裡隻能搜公眾號文章,淘寶隻能搜淘寶貨品,但是公眾不知道,百度裡也快隻有百度了。

  搜索引擎應把公益性與服務型放在首位

  新浪科技推出的相關調查中,截至1月30日15時,有14917人參與,在“覺得百度搜索用著怎麼樣”問題中,有共計38.63%的人選擇了正面的評價“非常好用”“好用”﹔38.99%的人選擇了“難用”“非常難用”。有49.61%的人表示“還會繼續用百度搜索”。調查顯示,“平時都用哪些搜索引擎”這個問題中,百度穩居首位,佔46.81%,排名后面的依次為谷歌(19.13%)、搜狗(10.14%)、360(10.09%)、必應Bing(10.15%)、其他(3.68%)。

  用戶通過百度搜索關鍵詞,並非僅是希望看到百度自家產品,而是想通過百度搜索這扇門進入到廣闊的中文互聯網空間。一家產品再一枝獨秀,也比不上萬紫千紅,這也是搜索引擎存在的意義。因用戶懷有這樣的期許,百度的“圈地”調整,才會引發“公共屬性”的爭議。

  那麼公眾是否對搜索引擎本身寄予了過高的期待呢?在同樣的關鍵詞下,記者查閱了百度搜索電腦端的“網站”“資訊”以及百度客戶端的前十條,大多數為百度自家產品。在必應Bing的前十條結果中,對各網站的呈現比較均衡。在搜狗搜索的結果中,大約有三分之一是自家內容,如“搜狗百科”“搜狐號”“搜狗明醫”“搜狗問問”等。在360搜索結果中,對“360百科”、“快資訊”以及二級搜索“圖片”“視頻”“良醫”的推薦力度較大。結果表明,除了百度以外,其他搜索引擎也同樣有傾向性的推薦自己的內容產品。這也就必然導致通過這些搜索引擎查閱信息的人,優先看到的是搜索引擎自家產品,而並不是根據“網站PR值”或者“有效性”的公平推薦。一旦這些自家信息存在低質甚至其他問題,潛移默化之下,公眾避無可避。

  用多個搜索引擎搜關鍵詞“楊利偉”呈現結果。

  用多個搜索引擎搜關鍵詞“紅色通緝令”呈現結果。

  用多個搜索引擎搜關鍵詞“早孕”呈現結果。

  1月2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指導北京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針對百度部分產品和頻道傳播低俗庸俗信息、嚴重破壞網上輿論生態等問題,約談百度相關負責人,責令立即全面深入整改。整改期間,百度手機網頁版、百度新聞客戶端“推薦頻道”、百度APP“女人頻道”“搞笑頻道”“情感頻道”自1月3日15時起暫停更新一周。當時百度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嚴格落實網信部門約談要求,依法辦網,切實履行主體責任,加強網絡生態治理。

  針對此次的“百度”事件,記者採訪了業內專家。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點評:“百度為什麼這麼做?是不是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比如搜索在PC時代是互聯網信息導航,現在到了移動APP時代,搜索搜不到了,而且各大平台通過做‘號’,把內容導入了各自的生態圈。實際上,百度有它的無奈,這個無奈從他做百家號、熊掌號就開始了。”各家平台的信息壁壘是否存在呢?記者分別搜索了頭條號、微信公眾號、企鵝號、UC大魚號、網易號、搜狐號等標記原創的一些自媒體內容發現,百度搜索的確很難順暢的搜到始發鏈接。而持同類觀點的,還有博客網創始人,互聯網實驗室董事長方興東,他在《環球時報》發表了看法:近年來,隨著微信、微博、淘寶、今日頭條、抖音等擁有強大用戶群體和內容生產能力的平台之間競爭日趨激烈,我們觀察到一種趨勢——各平台間為維護自身市場優勢地位,正紛紛“畫地為牢”,平台內自我導流,對競爭對手選擇性屏蔽,排斥第三方搜索引擎內容的自由抓取。這種行為正動搖互聯互通這一互聯網的根本基石。

  用百度搜索一些自媒體號內容的結果。

  中國社科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副研究員雷霞表示,在新媒體時代,大家獲取資訊最主要的途徑之一就是通過網絡搜索,而百度搜索是用戶依賴度很高的搜索引擎。所以社會責任意識是必須和首要的,要給大家推送准確和值得推送的信息。但是什麼樣的信息是准確和值得推送的呢?一是信息本身有很強的確定性,避免虛假信息﹔二是無論導入的是不是百家號,都應是基於算法基礎和用戶需求的推薦,而不是基於盈利目的廣告式導入﹔三是便捷直達,而不是用戶在很多相關信息中再進行大量篩選﹔四是搜索引擎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相當於是互聯網的入口,不能隻推送百家號而造成對其他網站的流量攔截。當一個企業處於行業領先時,必須要有更大的社會責任和擔當。

  傳播學博士、中國傳媒大學曹培鑫教授認為,這次事件說明百度作為有重要影響力的傳播機構,過於強調經濟屬性,而忽視了公共屬性(例如真實、客觀、服務等特性)和政治屬性(宣揚誠實、守信等風序良俗)。因此,我們應該反思的是,針對百度等新媒體機構的管理制度和法規制定,應該如何不斷改進,才能督促其更好地平衡三種屬性的關系。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新聞學研究室主任、研究員黃楚新表示,基於用戶與搜索引擎服務商之間的關系而言,既然百度通過搜索引擎來提高網頁點擊量、賺取高額的廣告費用,就有義務向使用者提供更加安全高效的搜索引擎服務﹔百家號上的內容缺乏把關人監督,大量虛假有害信息充斥其中,損害了消費者利益。這就會產生兩方面的后果。其一是百家號的虛假有害信息將損害社會秩序,阻礙“天朗氣清”的網絡空間建設﹔另一方對百度公司的形象也是一種損害。在網絡世界,搜索引擎是文化交流傳播的重要基礎工程,因此要把公益性與服務性放在首位。具體而言就是在用戶使用的過程中不應有“傾向性”,涉及自身商業利益的因素不能在這個過程中呼風喚雨。相關部門應該從信息採集、軟件開發與搜索機制的設置等方面加以規范和協調,盡早建立一個通用的、合理的、規范的網絡信息資源搜索體系。據了解,早在2002年開始,美國、歐盟各國就紛紛以行業規范與法規等形式,促進搜索引擎的公正和客觀,形成完整的行業標准。

  從社會管理方面看,如果隻給公眾優先推薦自媒體內容會影響到主流媒體的發聲效果。以百家號為代表的某些自媒體,由於參與輿論表達的主體缺乏良好的媒介素養,加之監管的缺失,無法對某個新聞事件的真實性進行正確的甄別,其危害顯而易見。長此以往勢必會導致主流輿論引導工作效率低下甚至無效,降低政府公信力,削弱主流媒體對社會輿論引導。百家號由於長期缺乏來自政府與企業的監管,自媒體間的抄襲等各種亂象充斥其中。這種情況一方面損害了原作者的經濟利益,另一方面助長了文章抄襲、洗稿等歪風,挫傷了眾多原創內容生產者的創作積極性。

  中國傳媒大學政治與法律學院副院長、教授王四新表示,對任何使用它的人來講,搜索引擎都是把他引向求知、未知和外部世界信息窗口,是信息和價值觀聚合平台。作為中國最大的搜索服務提供者,讓互聯網用戶借助搜索服務得到精准、客觀、全面、權威的信息服務,是服務提供者應當履行的法律義務,也是國家、社會和用戶等對服務商提出的基本要求。搜索引擎應該更注重自己承擔的公共服務功能。如果為了自己的私利,將搜索服務的“肥水”通過各種方式導入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已經嚴重偏離了搜索服務應當走的“大道”。

  其次,搜索服務把網絡空間的信息,通過自己的技術進行抓取、聚合、分類等,再根據用戶的需要進行分發。這就注定搜索服務提供者應當本著客觀的態度,公正、公平對待任何第三方在網絡空間提供的信息產品、信息內容。如果搜索服務利用自己的技術和平台優勢,利用人們對搜索服務的“剛需”而積累起來的信任,利用自己在市場上所處的支配性地位,直接或變相兜售自己的內容,相當於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違背基本的程序正義。

  第三,搜索服務雖然不直接提供信息服務,但對用戶能夠接觸到什麼樣的信息,具有先在、隱性的決定作用,是用戶尋求、接受和傳播各類信息的導引和基礎。在這種情況下,搜索服務更應當符合法律、道德等對信息內容的基本要求,講政治導向、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搜索服務把服務做成“私家花園”,是不符合《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的基本要求的。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的《互聯網信息搜索服務管理規定》中明確要求:“互聯網信息搜索服務提供者應當提供客觀、公正、權威的搜索結果,不得損害國家利益、公共利益,以及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

  習近平總書記說,互聯互通是互聯網的本質,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每個參與者都有義務使這個精神家園更好。搜索列表“加塞兒”的做法,損害人們使用互聯網的幸福感、獲得感,敗壞網絡空間的氛圍,不符合國家法律的相關規定,監管機構、服務提供者和用戶,應當通力協作改變這種現狀。(孝金波)

(責編:周倩郎、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