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公開澄清前后(干部狀態新觀察·關注澄清保護機制)

本報記者 李亞楠

2019年01月21日11: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一次公開澄清前后(干部狀態新觀察·關注澄清保護機制)

(人民日報 2019年01月21日 11 版)

新疆紀委監委澄清11起不實舉報

■向所在單位黨組織通報反饋,必要時向其所在單位上級黨組織反饋

■涉及提拔和考察任用的,及時向組織人事等有關部門通報反饋,避免因此影響提拔使用,已經造成影響的要及時予以糾正

■在本部門、本單位造成不良影響的,在調查涉及人員范圍內,通過召開會議、個別說明等方式通報調查結果

■在網絡媒體上造成不良影響的,根據調查結論,會同宣傳部門說明有關情況,必要時通過網絡媒體公開通報

前不久,新疆喀什地區巴楚縣紀委工作人員馮娟的朋友圈被一次公開通報刷屏了。

刷屏的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監委通過媒體通報澄清6起不實舉報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是馮娟曾經負責查辦的。

去年底到今年初,新疆紀委監委兩次公開通報澄清了共11起不實、惡意舉報典型案例,為領導干部正名,並對惡意舉報者給予相應處分,以正風肅紀。

接案調查

電話溝通、實地走訪,盡快查清事實

去年初,巴楚縣紀委收到上級紀委移交督辦的案件線索:時任巴楚縣人民法院副院長鄧新玉被實名舉報,利用職務便利,參與、插手、干涉、威脅、左右起訴人起訴拖欠承包土地費用案件,對故意傷害造成輕傷案件不予立案等問題。這條線索被交與馮娟進行調查。

電話打給鄧新玉,她正在隔壁縣集中辦案。馮娟說起舉報線索,鄧新玉立刻表示自己知道那個案子,是她前期參與過的,當時還花了很多精力為當事人解決矛盾糾紛,“原被告雙方我之前都不認識。”在電話中初步溝通后,鄧新玉對自己被實名舉報這件事很驚訝,“她說自己不怕查,希望紀委能如實調查,還她一個清白。”馮娟回憶。

交代鄧新玉寫一份詳細的書面說明后,馮娟挂了電話。下一步需要做的是實地走訪核實。

馮娟到法院調閱了這起拖欠承包土地費用案件的民事裁定書,又通過該案審判長張水華了解到,鄧新玉作為法院領導,分管信訪工作,按照法院的規定,她需要配合合議庭進行矛盾調解。

2016年8月,舉報人陳秀麗到鄧新玉辦公室反映其起訴的案件未被立案庭受理,鄧新玉與立案庭工作人員溝通后, 2016年11月4日完成向被告人送達應訴、開庭通知等准備工作。11月17日,舉報人變更起訴狀,增加了訴訟請求,鄧新玉於11月19日簽批同意立案,在此期間,鄧新玉並未違規插手、干涉、左右案件及威脅相關當事人。

至於故意傷害致人輕傷案件,陳秀麗並未向公安機關報案,因此鄧新玉不存在對故意傷害造成輕傷案件不予立案問題。

案情基本清楚了,馮娟聯系舉報人陳秀麗向她核實,陳秀麗也認同基本事實,但是因為不了解法院辦案的程序,誤以為鄧新玉偏袒被告方。

“做這個工作,我非常理解當事人的心情,在電話裡我也能感受到鄧新玉的委屈。”從告知鄧新玉其本人被舉報一事,到查清事實,馮娟隻用了一天時間,“越早查清,還當事人清白,就能越早讓干部放開手腳做事。”

澄清正名

公開通報,不能因被潑的污水影響干部提拔進步

事實查清楚了,馮娟向鄧新玉傳達了調查結果,不過這還不夠。去年開始,新疆紀委監委堅決向誣告陷害者出招亮劍,對確屬蓄意誣告的,依規依紀依法嚴肅追究其責任,讓誣告者付出代價的同時,也公開為被錯告誣告黨員干部澄清正名。

根據新疆紀委監委去年10月制定印發的《關於為被錯告誣告黨員干部澄清正名的實施辦法(試行)》(下稱《實施辦法》),認定黨員干部受到錯告誣告的,紀委需要為黨員干部澄清正名。

按照規定,馮娟先向巴楚縣法院黨組織說明了情況,由於該案調查過程快,未在大范圍內造成影響,馮娟提議該黨組織以個別說明的方式在法院內部通報調查結果,澄清有關情況。

2018年下半年,組織部門有意提拔鄧新玉到喀什地區澤普縣法院任黨組書記,當組織部門向紀委了解情況時,馮娟專門向組織人事部門進行了通報反饋,“這也是《實施辦法》的規定,不能因為被潑的污水影響了干實事的干部提拔進步。”當年9月,鄧新玉便上任澤普縣法院黨組書記。

這次案件查辦之后,馮娟與鄧新玉也有過交流,“能感覺到我們為她澄清事實后,她的思想顧慮消除了,履新之后,依然保持著雷厲風行的工作作風。”

去年底,馮娟看到新疆紀委監委在多家媒體上公開通報澄清6起不實舉報典型案例,鄧新玉被不實舉報案位列其中,她當即把鏈接轉發給鄧新玉。

隔了許久,馮娟收到一條來自鄧新玉的消息:“距離被舉報有段時間了,事情當時也查清楚了,我還被提拔任用了,沒想到還在全疆范圍內又給我進行了澄清,真是又意外又激動,心裡隱隱約約的那點委屈也煙消雲散了。我相信在今后的工作中,隻要依規依紀依法履職,就不用擔心受非議、遭誤解、被誣告,我會繼續甩開膀子、放手工作。”

新疆紀委監委政策法規研究室主任徐秋微說,被誣告會嚴重打擊干部積極性,讓他們對干事創業失去信心。公開通報澄清不僅能督促他們大膽作為,也能帶動更多人敢於擔當,更能激發全社會的干事創業激情。

追究責任

對錯告者進行教育,對誣告者嚴肅處理

還被舉報者清白之后,對舉報者要怎麼處理?

陳秀麗是因為不了解政策,才導致錯告。紀委工作人員跟她解釋了政策,並對她進行了教育。

《實施辦法》中規定:對檢舉、控告不實的,要分清是錯告還是誣告。如屬錯告,應在一定范圍內澄清,消除對被錯告者造成的影響,並教育錯告者﹔如屬誣告,要按人員身份和管理權限,依規依紀依法對匿名誣告者追究責任,嚴肅處理。

“錯告是舉報人對政策理解偏差,造成誤解而舉報,經解釋后便能消除疑慮﹔誣告也就是惡意舉報,帶有很強的針對性和個人目的性,所舉報的情況是隨意編造的,意在打擊報復。”徐秋微說。

今年1月4日,新疆紀委監委又通報了5起惡意舉報典型案例,並公布了對誣告者的處分決定。誣告者因為誣告陷害他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乃至法律制裁,釋放出“讓誣告者付出代價”的強烈信號。

2016年,塔城地區額敏縣紀委接到地區組織部移交的線索:額瑪勒郭楞蒙古民族鄉畢依克加爾西村原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楊新建舉報該村人大代表推選過程存在問題,稱僅有4名至5名黨員參會就決定人大代表候選人,希望調查時任村支部書記孫臣高。

“這個案子很好查,用了兩天就查清事實了,”額敏縣紀委監委第三紀檢監察室主任謝鵬飛說,“根據孫臣高提供的情況說明,我們走訪了包村領導、村干部、和所有參會黨員,都証明孫臣高的情況說明屬實:當時該村有黨員16名,實際參會黨員13名,參會率為81.25%,符合法定程序,合規合法,會議有效,會上推薦了縣鄉人大代表。”

案子查完了,當時在一定范圍內為孫臣高作了澄清,今年初,又在媒體上公開澄清。楊新建因個人私怨,在酒后給地區組織部打電話編造事實進行舉報,屬於惡意舉報。經過村黨支部全體黨員開會討論形成支部決定,鄉紀委開會研究處分決定,再報告鄉黨委,最終報告縣紀委形成了處理意見:楊新建作為一名黨員,誣告他人,意在使他人受紀律追究,違反了組織紀律,額敏縣紀委給予楊新建嚴重警告處分。

謝鵬飛覺得不能處分完就此了事,他多次找楊新建談心,楊新建也認識到錯誤:“這次事件教訓深刻,我時常警醒自己,再也不干違法亂紀的事兒了。”

(責編:楊睿、馬亮)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