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產業援疆助力喀什一萬八千余名少數民族婦女就業

換上工裝 創造幸福(人民眼·產業援疆)

本報記者 謝雨 楊明方 阿爾達克

2018年11月09日10:0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換上工裝 創造幸福(人民眼·產業援疆)

(人民日報 2018年11月09日 16 版)

伽師縣興業中小企業孵化基地的少數民族女工在國家通用語言培訓班上課。本報記者謝雨 攝

疏附縣依錦誠服裝有限公司女工古再麗努爾熟練操作縫紉機。吳雁 攝

疏附縣依錦誠服裝有限公司車間一片繁忙。曾勵 攝

喀什,是古絲綢之路重鎮、南疆最大中心城市。

名聲大,家底卻不厚。喀什地區下轄12個縣市,都是貧困縣,被國家確定為“三區三州”重點深度貧困地區之一,大多數農村群眾仍以農牧業為生,產業基礎薄弱。

新一輪對口援疆工作啟動以來,產業援疆成為重頭戲。招商引資、投資設廠、發展產業,喀什迎來寶貴的發展契機。

然而,喀什也長期面臨一道難題——受傳統文化和社會環境影響,當地尤其是農村群眾就業熱情普遍不高,婦女進廠上班阻力不小。廠房建好了,生產線轉移過來了,群眾的觀念卻一時難以轉變。能否激活內生動力,成為產業扎根成長的重要因素。

“要引導婦女發揚愛國奉獻精神,自尊自信自立自強,以行動建功新時代,以奮斗創造美好生活,在祖國改革發展的偉大事業中實現自身發展,在人民創造歷史的偉大奮斗中贏得出彩人生。”在同全國婦聯新一屆領導班子成員集體談話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組織動員婦女走在時代前列,在改革發展穩定第一線建功立業。

喀什找到的答案,便是讓婦女頂起一片天,壯大產業發展的巾幗力量。幾年來,廣東省援疆前方指揮部、喀什地區黨委和政府、入駐企業一起發力,引導當地婦女走出家庭、走進工廠、走向社會。

困 惑

一邊建好了工廠、敞開了大門,卻招不到員工﹔一邊就業有需求、內心有意願,卻阻力重重。這個疙瘩不解開,貧困也就難以徹底擺脫

“試用期3個月,每月1900元,轉正后,3000多元不成問題。這樣的待遇,咋就沒人願意來?”剛到喀什投資時,東莞實業投資控股集團董事長劉波不無困惑。

那是2016年,通過廣東東莞援疆工作隊牽線搭橋,東實集團旗下的新疆東純興紡織集團有限公司落戶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三師41團草湖鎮,建起首期30萬錠項目。可到附近鄉鎮招工時,應聘者寥寥無幾。眼看項目即將投產,劉波心急如焚。

伽師縣維吾爾族姑娘祖麗皮耶,倒是見怪不怪。得知她想進廠工作時,丈夫堅決反對:“你是女人,出去拋頭露面算怎麼回事?村裡人會說閑話的。”

“像是我犯了什麼大錯。”祖麗皮耶說。小時候,她曾跟著父母到上海、深圳、武漢做生意,熙熙攘攘的城市生活令人向往。

不過,祖麗皮耶離家闖蕩的夢想,到了高二那年就戛然而止。那天,父親推門而進,話語中沒有商量的余地,“你就要結婚了,不要再去學校了。”

祖麗皮耶的人生,與不少當地婦女一樣,“結婚前歸父母管,一般不能在外面拋頭露面﹔結婚后歸丈夫、公婆管,負責一家人的飲食起居。”

地處南疆的喀什,是維吾爾族人口最密集的聚居地之一,少數民族人口比例超過95%。“在當地尤其是農村群眾的思想觀念裡,婦女就是要‘守家’。傳統習俗的慣性、社會環境的壓力,不僅束縛了當地婦女追求自立自強的意願,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滯了喀什經濟社會的發展。”新疆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木拉提·黑尼亞提說。

“就業搞不好,經濟上不去,民生就難以改善﹔民心抓不住,穩定也會成問題。”喀什地委副書記、廣東省對口援疆前方指揮部總指揮賀宇說,對經濟社會發展總體滯后的喀什來說,加快發展是當務之急。

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就業是讓貧困群眾擺脫貧困的根本。新一輪對口援疆工作尤其是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談會召開以來,招商引資、發展產業成為重中之重,紡織、輕工、電子信息等產業陸續落戶喀什……“經過幾年的努力,喀什產業發展的架子搭了起來。”喀什地區發改委主任、援疆辦主任孟建華說。

不過,現實中仍有尷尬:一邊建好了工廠、敞開了大門,卻招不到員工﹔一邊就業有需求、內心有意願,卻阻力重重。

這個疙瘩不解開,劉波的工廠就無法順利運轉,祖麗皮耶的夢想難以實現,貧困也就難以徹底擺脫。

改 變

“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管是誰都一樣。”越來越多的當地婦女作別過往,進廠務工。更為重要的是,就業讓她們看到了自身的價值與潛力

2016年,祖麗皮耶結束了6年的婚姻,擺在她面前的,是沉重的生活壓力:一雙兒女要養育。

“你的普通話這麼好,怎麼老在家待著呢?”伽師縣夏阿瓦提鄉黨委書記馬杰登門,給祖麗皮耶送來了好消息——縣裡開了服裝廠,正缺一名維吾爾語翻譯。

就像趕上一場及時雨,祖麗皮耶二話沒說答應下來。

請“親友團”來工廠參觀,用親眼所見改變固有觀念﹔在工廠裡辦起托兒所,安排班車接送員工上下班,盡力消除離家工作的后顧之憂……為激發就業熱情,當地黨委和政府、援疆干部、用工企業想盡辦法。

最有吸引力的是縣、鄉、村“1+X+Y”(總部+衛星工廠+農戶車間)三級就業模式。具體說來,就是總部設在工業園區,衛星工廠設在村裡、沉到家門口,產品在衛星工廠生產好之后再運回總部。如此一來,當地婦女在家門口也能就業。

在疏附縣吾庫薩克鎮一處村落,記者來到新疆雨楓靈服裝有限公司的一座衛星工廠。走進車間,隻見100多名女工坐在機器前,穿針、走線、縫制,動作一氣呵成,縫紉機“噠噠”響個不停……

“廠子就在家對面,旁邊就是幼兒園。每天早上一出門,送完孩子就能進廠上班,一個月工資1500元,家庭與工作可以兼顧。”員工圖尼薩姑麗·吾甫爾說,原本還猶豫要不要去縣城打工,如今衛星工廠來到身邊,解了自己的兩難之虞。

“走,去我新家看看!”出工廠門,過一條馬路,一個鋪著地磚、種著蔬菜的溫馨庭院出現在眼前。客廳裡一套嶄新的沙發,是圖尼薩姑麗·吾甫爾用自己掙的工資新添置的,“我會繼續攢錢,再添置些新家具,把家收拾得漂漂亮亮的!”

“一傳十、十傳百,身邊一位婦女、一個家庭的真實變化,會把大家的積極性慢慢都調動起來。”站在一旁的吾庫薩克鎮鎮長阿依古麗·克熱木說,現在到鎮上走上一圈,能看到很多穿工裝的少數民族婦女,“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管是誰都一樣。”

外出就業帶來的最直觀變化,是更高的收入、更好的生活。但更為重要的,則是讓這些婦女看到了自身的價值與潛力。

有的,用柔弱的肩膀撐起了一個家庭的希望。

木也斯爾·麥麥提,一個曾經不得不與大學“爽約”的姑娘。3年前,弟弟的中專錄取通知書和她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同時被郵遞員送到家裡,生活本就拮據的一家人還沒來得及高興,便為學費發起了愁。木也斯爾決定放棄學業,挑起家庭重擔。

自2015年9月到工廠上班后,木也斯爾一領到工資,就會給弟弟轉去生活費,剩下的錢補貼家用。

被問起是否覺得生活壓力太大,木也斯爾搖搖頭,直言自己很幸運,“村裡不少與我年齡相仿的姑娘都早早嫁人了,更別說還能出去工作。”木也斯爾的心裡還有個想法——等父母身體狀況好一點,就去參加成人高考,通過學習深造提升本領。

有的,以頑強的毅力克服生活的艱辛。

古再麗努爾成長在單親家庭,過去一直與母親相依為命,從小就立誓要讓母親過上好日子。

2016年,她就職的診所停業,困境中偶然得知東純興公司來鄉裡招工的消息,便拉著老公一起去面試,最終雙雙被錄用。如今,古再麗努爾當上了生產組長,周末還常帶母親到巴扎買新衣服,“她嘴上說我又亂花錢,其實心裡高興著呢!”

“剛開始老公並不是很支持我進廠工作,但現在我們每天一起上下班,感情越來越融洽。”古再麗努爾說,“以前種地辛苦不說,收入還少,現在每個月除了自己吃穿用度,還能寄錢回家。”

(責編:楊睿、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