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一學生談論的游戲嚇壞爸爸:唆使參與者自殺

2017年05月10日11:56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高一學生談論的游戲嚇壞爸爸:唆使參與者自殺

當家住浙江杭州的周先生9日在網上搜索了“藍鯨游戲”這個詞后,不禁再度緊張起來。因為就在上周末,他正讀高一的兒子回家后告訴他,有個叫“藍鯨”的游戲,現在很火,“從國外傳來的,是一個很酷的游戲!”酷,是因為每個參與該游戲的人都必須完成50個很極端的任務,比如在手臂上用刀片刻出一條藍鯨輪廓或者看一天的恐怖片,而其終極任務,則是讓參與者自殺。

9日,騰訊QQ在其官方渠道確認並發布國內確實有人在組織和參與此類游戲,表示QQ安全團隊正在進一步進行排查和打擊,並呼吁全社會關注和協作,及時舉報。

震驚:

孩子回家說的酷游戲

竟是唆使參與者自殺

“當我一開始聽聞孩子講起這個游戲時,還真沒怎麼在意。”周先生一開始以為這個游戲不過是孩子們當中最新流行的游戲之一,但當兒子詳細跟他說明游戲規則后,他意識到這種游戲存在著巨大安全隱患。

“據兒子說,這個游戲是從國外傳來的,非常酷,雖然還沒有參與玩,但同學們都在談論它。”周先生向錢報記者轉述說,參與者必須完成50個非常極端的任務,比如每天凌晨4點20分起床,然后看一整天的恐怖片,在“玩”到后來,讓參與者自殘,並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一些隱晦而又厭世的內容,“而這個游戲的最后,則是唆使參與者去自殺。”

周先生聽完孩子對於這個游戲的介紹后,極為吃驚,立刻勸阻孩子參與此類游戲。

“這類游戲利用青少年心智不成熟,一味追求耍酷的心理,危害性和迷惑性很大。”周先生表示他不了解杭州是否已有青少年在模仿玩這種游戲,但從自家孩子的描述來看,杭州一些學校的青少年至少已知道這款游戲。

爆料:

曾加入一個游戲群

真有人上傳自殘照片

無獨有偶,今年18歲的李越(化名)在網上和朋友交流時也發現了類似的游戲群。

出於好奇,她在幾天前加入了一個“藍鯨游戲”qq群,在這個群裡面,她看到了周先生所轉述的情況,並且確實有孩子上傳一些自殘的照片。“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在自己的手臂上用銳器割出了一條藍鯨模樣的傷口。”

李越發現,參與游戲的多為十三四歲的中學生,並且其中有個別參與者的言辭也偏激。與此同時,群裡面還有人在不斷發布“游戲指令”,要求參與者進行下一個環節的游戲任務。

“我越看越不對,就直接在群裡勸告那些參與者不要再玩下去了,並和那個發布指令的人爭論。”然而爭論並不奏效,反而引發了一些參與者或旁觀者的指責,甚至有人表示要人肉李越。她清晰地記著,在爭論開始后不久,有人特地加她好友跟她私聊,說參與游戲的人自殘並非是游戲組織者的過錯,而是參與者自己心理有問題。

正是這場爭論,讓李越被群主禁言了。李越發現其中很多人因覺得游戲過於極端退群,但依舊有源源不斷的“新人”加入。眼看自己無力阻止,她選擇了舉報,“我發現自己舉報的那個群,已經被取締了。”

追源:

最初源自於俄羅斯

游戲發明者已被捕

那麼這個被稱為死亡游戲的“藍鯨游戲”到底是什麼來頭?

據報道,這種游戲最初源自於俄羅斯,參與者大多是青少年,興起的時間大約在2015年。據猜測,之所以起名“藍鯨”或許與藍鯨擱淺自殺的行為有關。

21歲的游戲發明者菲利普已於2016年底在俄羅斯被捕,他被指控在過去的三年裡,在社交媒體上組織了八個“藍鯨”組織,並誘導青年們自殺。

不過菲利普在被捕后表示,這款游戲給予孩子現實生活中缺乏的東西:理解、溝通、溫暖。

李越在勸導一些孩子時也發現,一些樂於參與這個游戲的孩子,一般都存在和家庭成員關系緊張的情況,“其中一個女孩,說完成最終的死亡任務,是為了懲罰父母”。

雖然有人認為一些年輕人的死與這個游戲無關,但據稱,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期間,有俄羅斯媒體將該游戲的風靡和俄羅斯130名年輕人的自殺聯系起來。這些年輕自殺者的共同點是,生前曾在俄羅斯一些社交網站上發布過與“藍鯨”相關的圖示。

更為嚴重的是,這種安全隱患極大的游戲似乎在不斷蔓延,英國、阿根廷等地都傳出與“藍鯨游戲”相關的青少年自殺事件。另據報道,今年1月起,俄網絡監管部門已收到7000多起針對“死亡組織”的投訴。

專家:

對組織者追責

法律尚有較大難度

對此,北京青少年法律與咨詢服務中心主任宗春山在接受錢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已注意到這個游戲。他覺得之所以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們更容易接受甚至參與此類游戲,是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本身就處於追求刺激冒險和探究死亡的階段,這是心理和生理的具體因素所致使,而且有家庭問題或自殘自殺傾向的孩子,則更容易被這種游戲模式所吸引。

9日,QQ安全團隊回復,稱他們已在5月6日對涉及該關鍵詞的QQ群進行排查,共對12個疑似相關群進行處理,同步啟動相關關鍵詞的搜索屏蔽。同時指出,目前“藍鯨”話題已經在互聯網多個平台不斷升溫。對此,他們正在進一步進行排查和打擊,擴大關鍵詞的屏蔽范圍,並呼吁全社會關注和協作,及時舉報。“同時,我們鄭重提醒:‘藍鯨死亡游戲’這類行為已經涉嫌組織、教唆他人自殺自殘,屬於違法犯罪行為,一經發現我們將向司法機關舉報。”

記者咨詢一位資深互聯網技術專家,他表示,目前合法的方式是網友舉報,如果程序本身沒有違規行為,安全軟件以及市場本身就沒有辦法拒絕。

“我們要不斷提高孩子們的素養和法律意識,同時關注孩子們的心理需求,並給予正確的死亡教育。”宗春山表示,目前在這方面的立法尚有空白,因而一旦出現問題,很難對游戲組織者進行舉証與追責。

昨晚,共青團中央的官方微博也針對此情況更新了內容:為何要將自己囚禁在幽深的海底?你明明可以翱翔在廣闊的天空!捕鯨計劃,已經啟動……(陳偉斌)

(責編:李曉嘯、韓婷)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