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揭秘:太平輪上幸存的“鐵掌水上漂”

2015年01月04日17:55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3年澳大利亞海軍新聞中關於營救太平輪的報道

“鐵掌水上漂”式人物盧鴻賓

金庸先生用他的武俠小說描述了一個虛幻而精彩的世界。於是,少年時常常冥想,若是青翼蝠王到抗日戰爭中充當偵察兵,或者老頑童周伯通去參加奧運會,將會演繹出怎樣的傳奇。這僅僅是冥想而已。然而,現實世界偶然也會真的出現大俠們的驚鴻一閃。比如,近來頗受關注的太平輪失事中,便曾經有一位“鐵掌水上漂”的身影。

“鐵掌水上漂”是《射雕英雄傳》中南宋武林高手裘千仞的綽號,此人忽正忽邪,以輕功和掌法稱雄一時。太平輪上,難道也有這樣的人物?

瞠目結舌

澳大利亞救援水兵不敢相信這“最后一個活人”

最早提到太平輪上有一位“鐵掌水上漂”式人物的,是前往救援的澳大利亞水兵。

太平輪事件本身對大眾來說已是耳熟能詳。近來,吳宇森的《太平輪》上部開始上線播放,盡管褒貶不一,卻喚起了人們將目光重新聚焦1949年1月28日發生的這起重大海難。那一天,滿載人員和物資的太平輪,延遲了幾個小時以后從上海開出前往基隆,卻不幸在舟山群島海域與迎面而來的客貨輪建元號發生碰撞,導致兩船先后沉沒。離得最近的澳大利亞驅逐艦瓦倫蒙加號聞訊緊急趕來救援。但因為海難在寒夜中發生,搜索困難,水溫太低,導致最終一千余名本為躲避戰火而登上太平輪的乘客隻有三十余人被軍艦救起,加上得到附近漁民救助逃生的,幸存者總共不過五十余名。太平輪事件也因此被稱為“東方的泰坦尼克”。

或許由於電影《太平輪》開機時的先期宣傳影響,澳大利亞《海軍新聞》雜志在2013年2月出版的第56期刊登了一篇名為《在殘骸中搜尋》的回憶文章,由直接參與者達烏·莫裡准尉追憶了當年瓦倫蒙加號救助太平輪遇難者的經歷。

這篇文章寫出了救援行動的艱難:

“我們是在從日本佐世保基地出發,穿越東中國海的途中,於1點45分接到了太平輪發出的SOS報警電報。”

“瓦倫蒙加號用三個小時才趕到遇難地點,並用它裝備的20英寸探照燈在海面上進行搜尋,可惜,在最初的尋找中除了一隻油桶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漂浮物。”

“直到6點30分,我們的探照燈才發現在兩英裡以外的海面上有一些物體,后來被証實是救生筏和船上的殘件。已經八十二歲的前瓦倫蒙加號水兵裡斯·吉爾伯森回憶,該艦是跟蹤一條油跡和零散的漂浮物,最終找到落水的那些乘客的。‘一個我們的水手發現了一艘救生筏,上面有八九個孩子,可惜,他們都已經被凍死了。’吉爾伯森說,‘我們沒法對他們作更多的事,因為救援那些活著的人是更重要的事情。’”

“吉爾伯森回憶有一個女子被打撈上來的時候還是活著的,但很快就在船上死去。‘最后我們隻得給她舉行了海葬。’‘我們將她裝在一隻帆布袋中,從側舷投入海中。’”

早在太平輪剛剛沉沒,關於這次海難的報道已經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報刊之中。關於這次救援中所見到的悲涼景象,在這些文章中也舉處可見。1949年1月31日的《悉尼晨報》曾以《救援中的驚魂一幕》為題如是報道:“哈林頓艦長指揮驅逐艦一連幾個小時在沉船的碎片和油跡中搜尋,希望找到幸存者。”“出身於新南威爾士的水手長伯納德·斯科特救起了一名少女,她緊緊地抱著一根泡在油污裡的木杆達幾個小時。”

像這名少女一樣活下來的幸運兒太少了,根據澳大利亞水兵的回憶,第一個遇救者是在沉船四個小時后才被救上來的.絕大多數幸存者遇救的時候已經完全凍僵,得以存活實屬幸運。1月正是東海最為寒冷的季節,和泰坦尼克號一樣,大多數遇難者不是死於溺水,而是被低溫奪去了生命。

不過,就在同一報道中,也描寫到一名令人吃驚的幸存者。

“來自塔斯馬尼亞蘭開斯特郡的G.F.斯潘塞·布朗中尉描述,有一名魁梧的中國人竟然是自己爬上驅逐艦的船舷的,而且整整齊齊地戴著他的帽子和眼鏡,提著自己的小皮箱。而此時他已經在水裡浸了六個小時!”

這也是瓦倫蒙加號救起的最后一個活人。

在冰海裡呆了六個小時還能如此好整以暇,可以想象當時救援者的瞠目結舌。這個幸存者的威風恐怕絲毫不亞於小說中的“鐵掌水上漂”了。此人究竟何許人也?

下一頁
(責編:韓婷、沈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娛樂動態
  • 史海鉤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