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軍報:忘記歷史意味背叛 忘記大屠殺是二次屠殺

2014年12月16日10:17    來源:環球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2月16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登載題為《悲壯·殘暴·銘記 ——寫在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之際》的評論文章,內容如下:

不能忘!也不敢忘!

12月13日,一個已經深深銘刻在中華民族記憶中的日子。

77年前的這一天,歷時13天的南京保衛戰以中國軍隊的失敗而告終。隨著南京城頭的槍炮聲逐漸消弭,血色的太陽出現在六朝古都上空,震顫中的都城在日軍鐵蹄與刺刀下陷入了恐怖,一場人類文明史上罕見的大屠殺開始了。30萬中國軍民的冤魂,讓“南京大屠殺”從此成為世界歷史上侵略與獸行的代名詞。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在新中國首個法定國家公祭日,讓我們走進那段黑暗悲愴的歷史,祭奠罹難的同胞,銘記曾經的恥辱,集聚奮進的力量,走向復興的未來。

——編 者

悲壯

1937年7月7日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后,日軍遭到中國軍民的頑強抵抗。於是,日本法西斯政府把摧毀中國抗戰意志、盡快結束戰爭的希望寄托在迅速攻佔當時中國的首都南京上。淞滬會戰后,日軍華中方面軍向參謀本部建議:“為了加速解決事變,要趁現在敵之頹勢攻克南京。”

12月1日,日軍統帥部正式下達命令:“華中方面軍司令官須與海軍協同,攻佔敵國首都南京。”鬆井石根指揮7個師團,兵分兩路向南京進擊,其中4個半師團約10萬大軍直逼南京城下。

對中國政府來說,固守南京實在力有不逮。中國軍隊精銳剛剛在淞滬會戰中遭受重創,臨時調集的部隊訓練不足,況且防御南京是背水結陣,為兵家大忌。而首都的存亡,雖不能最終決定戰爭勝負,但對國民的心理和精神影響巨大。南京不能不守,不戰而棄首都“對上、對下、對國、對民殊難為懷”。

匆忙之中,蔣介石定下了“短期固守”的方針,抽調14個師組成守城部隊,委任唐生智為衛戍司令長官,指揮南京保衛戰。

進攻南京的日軍多為訓練有素的老兵,每個師團配屬1個炮兵聯隊(團),擁有200輛坦克、數百架飛機及海軍艦艇支援,進行的是陸海空協同作戰。

反觀中國守軍,雖有14個師,但構成龐雜,總兵力隻有11萬余人,配屬的火炮、坦克等重火器甚少,空軍在此前的空戰中損失殆盡,部隊多為剛從淞滬前線后撤的疲憊之師,殘破不堪。近四成的新兵甚至連最基本的射擊要領還沒有掌握,就走上了慘烈的戰場。

南京保衛戰首先從外圍陣地爭奪戰打響。至6日,各路日軍進抵棲霞山、湯山、淳化鎮、秣陵鎮,對南京構成三面合圍之勢。

7日,日軍發起全面進攻。由於南京根本無險可守,完全暴露在日軍炮火之下的中國守軍,以“寧做戰死鬼,不做亡國奴”之精神,拼死抵抗。

紫金山,南京城東最重要的戰略要地,自古就有“紫金山焚則金陵失”之語。堅守此地的中央教導總隊原有3萬人,淞滬會戰后僅剩下不到一半兵力。然這支疲憊之師竟與日軍浴血奮戰了整整6天,直至南京城破接到撤退命令時,仍有一部拒絕后撤,與敵死戰,壯烈殉國。

雨花台,位於中華門外一個百余米的小高地,地勢平坦,易攻難守。第88師262旅旅長朱赤、264旅旅長高致嵩率5000余眾,與日軍精銳第6師團近萬人血戰3天,寧死不退,最終彈盡援絕。在潮水般涌來的侵略軍面前,守軍毅然引爆幾十箱手榴彈,與敵同歸於盡。

在付出3000多人的代價后,日軍攻陷雨花台,旋即猛扑中華門。第88師殘部2000余人據城死守。日軍屢攻不克,調來重炮密集轟擊,轟塌三處城牆。大批日軍蜂擁而至,中國守軍沖上前,“把他們的身體當作城牆”“以阻遏一下敵人的長驅”。戰后,日軍的戰報稱:死於中華門防御戰和巷戰的中國軍人近千人。

光華門、棉花堤、堯化門、楊坊山、中華門……一幕幕悲壯場面在南京保衛戰中上演。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中國守軍憑一腔愛國熱情背水一戰,以對祖國的忠誠和生命彌補武器裝備的不足,包括9名少將在內的近萬名官兵壯烈殉國,其精神殊堪贊佩。

英國路透社的電訊稱:“中國軍隊抵抗日軍血戰時所流之血,將石子砌成之街道染成深紅色。”而日軍的戰報中也經常出現“敵軍頑強抵抗”“死守陣地”“進行了持續極為淒慘壯烈的肉搏戰”等字眼。

12日下午的凜冽寒風中,中華門城樓上飄起的太陽旗,在濃重硝煙與血紅落日的映襯下,顯得格外恐怖與猙獰。

下一頁
(責編:李曉嘯、沈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娛樂動態
  • 史海鉤沉